鲁建中和王梅商量:“咱们吃完饭要不要直接去咱们的公寓?”

王梅瞥了丈夫一眼:“着什么急啊?咱们也跟着去看看呗。”

李国华:“对对,咱们四个一起来的,就好好在这里聚一聚,要为然各自回去也没什么意思。”

叶翠萍扭头问曲二明:“对了,小曲,小宇买的房子是几室的?”

曲二明怔了怔:“几室的?”

随意他反应了过来,合着李天宇没有告诉他父母那是一幢别墅。

曲二明:“阿姨,您放心吧,李哥的房子大着呢。”

叶翠萍“噢”了一声,便对王梅说:“那就好说了,你们就先跟我们住,大家在一起聊得也开心。”

别看叶翠萍和王梅平时总是话里话外地怼来怼去,吵来吵去的,但如果没人跟她们掰扯了,还闷得慌呢。

而且叶翠萍觉得宝贝儿子买的房子,那肯定差不了,那肯定得好好炫耀一下了。

王梅也好奇地问:“那房子是在什么地方?在南海市区吗?”

曲二明摆摆手:“离着市区有一段距离,那地方挺好的,环境很优美。”

雪地中出尘的一个汉服唯美女神

王梅“哦”了一声,心想原来是郊区啊,房价肯定很便宜呗,要不然也不会买得那么大了。

环境优美?再优美也是郊区啊,大树林子里优美,谁去啊!

不过王梅也没说什么,打定主意要去看看,到时候再好好跟叶翠萍掰扯一下。

吃过饭后,众人又在这里小聊了一会儿,也都有些累了。

毕竟四个人年纪也不小了,又刚下飞机,吃饱了肚子那就有点昏昏欲睡了。

叶翠萍就让曲二明把他们送到李天宇的房子那里去。

曲二明欣然答应了,领着众人就往饭店外面走。

曲二明临结账的时候才知道,于栋那小子早就结好了。

曲二明呵呵笑道:“这小子还算有点眼里界儿!”

曲二明这次开过来的是一辆丰田考斯特。

这车看着平平无奇,就是个朴素的大面包,但其实坐进去异常舒服,特别是行驶起来的时候,隔音相当牛批,几乎听不到外面的声音,而且底盘的滤振也非常好。

怪不得很多当官的都喜欢坐这车。

曲二明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搞来的丰田考斯特,还找了个专职司机。

曲二明也坐在了后面的客座上,跟李国华和叶翠萍等四人瞎批批了起来,玩命介绍南海的风土人情。

别看曲二明吊儿郎当的,但口才还真是不错,说得口吐白沫,口水横飞,把几个人给哄得嘎嘎直笑。

曲二明还真挺适合当导游的,火力全开的话,肯定能拿不少回扣。

王梅左看看,右看看,忍不住说道:“咱们这是出了市区了吧?这是不是离着也太远了?”

曲二明:“是稍微有点儿远,但那里可是个好地方,相当棒。”

王梅:“呦,怪不得房价便宜。”

叶翠萍一听,不乐意了:“谁说房价便宜了?”

王梅:“你不知道吗?离着市区越远,那就越便宜,特别是像南海这样的旅游城市。”

曲二明:“唉哟,那里可真不便宜,那也是在景区附近的。”

王梅怔了怔:“景、景区?”

曲二明指着前面不远处的一座山头说:“快到了,就那里,拐个弯就可以看到了。”

很快,众人就看到了一片建成山腰上的建筑,五颜六色的,煞是好看。

王梅看傻了:“那、那些是什么房子啊?别墅?”

曲二明:“对,都是别墅,那里可是南海最著名,最土豪的别墅区,全都是高端别墅。”

鲁建中也看傻了:“呦,那肯定很贵吧?”

曲二明:“那必须的,一套至少也得几千万。”

鲁建中和王梅一听,全都傻在那儿了。

“几、几千万!?”

“……那么多钱,买套房子?”

曲二明又说:“李哥的那套别墅,应该是整个别墅区最贵的了。”

叶翠萍怔了怔:“最贵的?那得多少钱?”

曲二明:“那肯定得上亿了。”

四个人一听,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特别是王梅和鲁建中两口子,脑子都停止了转动,好一会儿才顾得上面面相觑。

一个亿?软妹币?

这什么概念?

能在燕云市,不对,能在帝都买十来套房子!

叶翠萍和李国华的儿子是什么来路?是干什么的?正常人怎么可能赚这么多的钱?

是不是哪里有问题?

说实在的,别说他们两个了,就连李国华和叶翠萍这当父母的都十分惊愕。

一亿软妹币,这样一大笔钱,对他们来说,绝对是难以想象的。

片刻之后,别墅区就越来越近了。

更让人嫉妒的是,这别墅区居然是建在临海的半山腰处,可以想象那风景绝对美得不得了。

当曲二明将几人送到了李天宇的别墅门口的时候,四个人更是按捺不住地大呼小叫。

“这、这是小宇的别墅?”

“哇塞,老李,你看看,还有泳池呢,这也太漂亮了吧!”

“翠、翠萍?这真的是你儿子的别墅?”

“你们看,从这里还能看到大海呢,视野真是好!”

曲二明将钥匙卡交给了叶翠萍:“阿姨,用这个刷卡就能进去,如果有什么事情,只要按门锁旁边的紧急呼救按钮,就有人帮您几位解决了。”

叶翠萍:“噢,好的好的,那咱、咱们就进去吧,别在外面站着了。”

曲二明又指着山下的沙滩,告诉他们四人那是别墅区的私有沙滩,可以免费让他们使用。

还有旁边的业主会所,对业主也有很大的优惠,而且可以直接把账记到李天宇身上,不用他们花钱。

听得四个人又是一阵愕然连连。

这样的生活甚至连电视上都少有,没想到他们人到中年了,居然也可以体验到了。

王梅忽然问:“对了,这里连个小卖部都没有,去哪儿买东西啊?”

曲二明这才想起来什么,对李国华问道:“叔叔,您会开车吧?”

李国华点了点头:“会。”

曲二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车钥匙交给了李国华:“这是车钥匙。”

李国华低头一看,吓了一跳,这可是路虎的车钥匙啊!

豪车啊!

李国华:“唉哟,这车太贵了,给你蹭了我可赔不起!”

曲二明连忙摆着手说:“叔叔,您误会了,这车可不是我的,是李哥的。”

李国华怔了怔:“李哥?小宇的?”

曲二明赶紧点头,指着别墅院子侧面的车库说:“那辆路虎揽胜就在车库里,油是满的,您几位要出去,可以随时开走。”

李国华这才恍然大悟。

叶翠萍撞了李国华一胳膊肘子,说道:“小曲办事儿肯定靠谱。”

李国华瞥了叶翠萍一眼,心想你是想说小宇办事儿靠谱才对吧。

曲二明又带着四个中年人进了别墅,又帮忙把行李搬进了屋子里,安顿好,这才告辞离开了。

临走前还对李国华和叶翠萍说:“有什么事儿就给我打电话,我肯定随叫随到。”

叶翠萍连忙又夸奖了几句,曲二明这才离开了。

紧接着,四个人就开始疯狂地参观起这套超级豪华的别墅了。

王梅脑子里哪里还有轻视叶翠萍的儿子的想法,满脸全都是羡慕嫉妒恨的神色。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家就没有这么好的儿子?

王梅心里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没办法,这别墅太牛了,在客厅里只要抬头一看,那就是海景。

低头一看,就是干净通透,波光粼粼的大泳池。

这特么还要啥自行车?

说白了,让王梅在这里呆上好几天,也不会觉得闷。

更何况山下面还有私家沙滩,过去游游泳,晒晒太阳,那就更有玩头儿了。

与此同时,李天宇也终于订到了机票,只不过是第二天的。

他在永州的酒店里,又跟叶翠萍打了电话,想要询问她和老爸李国华的情况。

但一连打了两个电话,叶翠萍都不接电话。

于是李天宇就给父亲李国华打了过去。

李国华就靠谱多了,响了半分钟,总算是接到了。

李天宇:“爸,你们干什么呢?半天也不接电话。”

李国华:“嗨,这不是正在游泳呢嘛。”

李天宇:“安顿好了没?”

李国华:“安顿好了,你找的那位朋友挺不错的,把我们招待的不错,回头你可要好好谢谢他。”

李天宇心想,看样子曲二明还真是立功了。

李天宇:“行,我肯定谢谢他全家,你们就不用操这心了,对了,还住的习惯吗?”

李国华呵呵笑了起来:“习惯,这怎么会不习惯呢,连你妈这不会游泳的人现在都下水去表演狗刨了。”

怪不得叶翠萍不接电话,现在正在游泳池里扑腾呢。

李天宇听到这些,那当然就放心了,又告诉李国华,如果想要点餐什么的,直接就可以联系别墅管家,有什么要求都可以尽量满足。

如果去别墅区的私家沙滩的话,可以搭乘别墅的电瓶摆渡车,非常方便。

李国华:“行,我知道了,你什么时候到南海?”

李天宇:“要明天了,爸,你们先好好玩,回头带你们出海啊。”

李国华呵呵笑了起来,心想出海哪有在泳池里泡着舒服啊。

李天宇又跟老爸说了一些注意事项,便挂了电话。

刚过了几分钟,李天宇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李天宇以为老爸那边又有什么问题,便拿了过来,一看来电显示是艾保权打来的。

艾保权现在可不是个闲人,这时候打过来,应该是有重要的事情。

李天宇马上接了电话。

一上来,艾保权就说:“李老弟,我已经到南海了。”

李天宇怔了怔:“这么快?”

艾保权呵呵笑着说:“我是乘私人飞机过去的,能不快嘛!”

李天宇一想也对,这种超级大土豪可不是正常人可以比的。

不过艾保权这么急,显然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李天宇商量。

李天宇现在也不问了,反正明天见了面再说吧。

艾保权又问李天宇,什么时候能到南海。

李天宇:“明天下午应该就到了。”

艾保权一听,就挺高兴的:“行,好久没见李老弟了,回头咱们好好喝两杯。”

李天宇当然说“好”了。

看样子明天要优先见一见艾保权了。

反正李国华和叶翠萍已经安全到别墅了,先享受度假的时光吧,李天宇也用不着先过去见他们。

李天宇跟艾保权定好了见面的事宜,便挂了电话。

第二天上午,李天宇就提前到了机场,准时值机,登上了去往南海市的航班。

飞机在南海国际机场降落后,李天宇来到出口,一眼就看到了给自己接机的人,也就是牛批的保镖杨安。

李天宇也好久没见杨安了,感觉这小子好像瘦了一圈儿。

李天宇打量了杨安几眼,便说道:“老杨,你这不行啊。”

杨安怔了怔:“怎么了?”

李天宇:“是不是艾总现在穷得叮当响,没钱给你发工资啊?都饿成这样了。”

杨安一时无语,好不容易挤出了几个字:“没有的事儿。”

李天宇:“他要发不起工资,你就来我这里,你可别不好意思,我肯定给你涨工资。”

杨安嘴皮子动了动,到底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李天宇这小子真是越来越损了,公然挖艾保权的墙角。

艾保权当然不可能发不起工资,必然是杨安最近一段时间跟着艾保权走南闯北,给折腾瘦了。

杨安都这样了,艾保权可能也瘦了。

李天宇跟着杨安来到了机场临时停车场,上了杨安的车。

他开的还是一辆丰田普拉多,不过跟他自己那辆不一样,是比较新的款式,坐着比之前那辆老款舒服多了。

杨安还是一如继往地沉默寡言。

李天宇:“艾总在哪儿呢?”

杨安:“在泡温泉。”

李天宇怔了怔:“泡温泉?”

杨安:“对,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开了大概一个来小时,丰田普拉多开进了一个大型建筑群里。

这里的建筑用料几乎是木质的,不过底座是石头,显得非常有日和式的风格。

原来如此,这是一家日和式的温泉会所。

艾保权这老小子还是那么会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