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今这只是刚刚开始,曾经伤害风浅薇的人,她会让他们知道她不是好欺负的。

之前受过的所有屈辱,她将部加倍奉还。

“薇,你不能这么对我”

慕以昆面色惨白,想要走上前去。

“我们之间肯定是有什么误会,你别赶我走啊!”

他费尽心机就是为了接近风浅薇,明明他们关系越来越近了,为什么会一夜之间,远到十万八千里?

“这里是风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撒野的地方。来人,把这子丢出去!另外告诉看门护卫,以后别把他放进来。”

老周拦住了慕以昆,看了院门的护卫一眼,高大的护卫动作利索地把他丢出了风府门。

“混蛋!你知道我是谁吗?”

慕以昆长得不算高大,身高一米七四,体格偏瘦,看上去有种白面书生的柔弱感。

在高大的护卫面前,他就算生气,也显得气势不足。

“管你什么玩意儿?敢来骚扰我们风大姐,我见一次打一次。”

带来洱海冬季旅行美女文艺写真

护卫拍了拍手,看着地上狼狈的慕以昆,然后转身叮嘱风府看门的护卫。

“这个流氓的样子,你们认清楚了,以后别瞎眼放进来。”

“卫哥放心!我们这次也是被他骗了,他自称是大姐的未婚夫婿,没想到居然是个人面兽心的流氓。我就他这怂样,哪里配得上我们风家大姐。”

守门的张马上拍胸脯保证,两人看向慕以昆不屑的目光,让他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因为他以前多次送风浅薇回来,张看他们关系不错,这才信了他的话。

“你们欺人太甚!”

慕以昆咬牙切齿地道,他好歹是慕家的少爷,居然被扫地出门了!

慕家及不上龙骧城沈、楚、祁三大家族的财力雄厚,但也是十大世家之一。

更气的是风浅薇,居然翻脸不认人,让他之前精打细算的计划夭折。

他感觉心头像是扎了一根钢针,刺痛了起来。

想起曾经被他当作花瓶的蠢女人,今天居然把当垃圾一样丢掉,他就跟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快滚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护卫骂了一句,就回采薇阁外面继续守卫。

采薇阁之中,风浅薇丝毫没有因为刚才的事情坏了心情。

“凝翠,去找一些羊奶过来。”

风浅薇想到雪球如今还很它不吃饭的话,应该是要喝奶的。

狗狗是不能喝牛奶的,但是可以喝羊奶。

“是,大姐。”

凝翠应了一声,就去厨房让人准备羊奶。

当新鲜的羊奶送过来的时候,还有些温热。

雪球似乎不懂得吃东西,看到一碗羊奶,依然无动于衷。

“雪球,你尝尝看好不好喝?”

风浅薇伸出手指,蘸了一下羊奶,然后靠近它的嘴巴。

雪球喜欢亲近她,立刻探出粉嫩的舌头,舔舐着她的手指,把沾染的羊奶尽数舔干净。

它如今就像是刚刚出生的奶狗一样,还很孱弱,需要补充营养。

“雪球,这里是你的食物,你要吃了才能长大的。”

风浅薇耐心地教它喝羊奶,它记住了刚才的味道,探出脑,地喝起来。

看着它吃东西的可爱模样,风浅薇就觉得心头软软的。

“大姐,宫家姐来访,是否要请她进来?”

凝翠前来通传,才送走一个,又来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