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朱儁这么埋怨一句,秦颉也有些颇为不好意思,却也知道朱儁已经应允了他的说法。

当下,秦颉便冲着自己身边的几个都尉喊了一句。

“汉升!”

没多久,一个穿着软甲的壮汉走到了秦颉的身前。

“大人。”

这名武将,恭敬的站在秦颉的面前。

“这些黄巾贼可能要撤退了,我们务必不能让他们逃走,你看你能不能先射杀对方的贼首,若这些黄巾贼群龙无首,必定无法安然撤离,到时候就会四下逃窜,我们想要歼灭他们就易如反掌了。“

秦颉没有用命令的口吻冲着面前的这个武将开口,而是用询问式的口气,让这名武将自己斟酌。

在秦颉说完了之后,这个武将沉默了片刻之后,这才回复秦颉。

“大人,你的决定我没有异议,只是我对自己的箭术,并不自信,未必能够在这乱军之中射杀敌军统帅。”

“没问题,只需要你出手就行,至于能不能杀死,那就听天由命了。“

秦颉并没有这武将的推辞,就感觉到恼怒,反而是因为对方答应了下来,而感觉到惊喜。

90后美女校花唯美户外生活写真大秀美腿

而这武将,听到了秦颉的话之后,自然没有洽谈的犹豫,当下便将自己背上背着的一张弯弓,快速取了下来。

“大人,哪个是敌酋?”

取下弓箭,武将在战场上瞄了一眼,并没有直接发现敌酋。

黄巾军里的将领和官军这边可不一样。

官军的装备整齐,武将和士兵的装扮有很明显的不一样,而黄巾军则比较穷,大家都是黄巾裹头,身上的衣服都是粗衣麻布,更有甚者,上衣都不穿,直接光着膀子鏖战。

虽然张曼成乃是神上使,但身上也不过是一身黄袍而已,放在都是黄颜色的战场黄巾军队伍里,并不显眼。

所以这名武将第一时间没有认出谁是张曼成也是正常。

倒是朱儁,一眼就认出了,张曼成的所在。

“那个,战场中央,带着黄色头巾,手中拿着长剑,身边还有许多武将的人,便是张曼成了。”

朱儁指出了张曼成的位置,同时将自己的目光看向了这个被秦颉寄予厚望的武将。

朱儁也想要看看,这个被秦颉看重的武将,到底有什么能力,能够间隔这么远,同时,隔着这么多的人,还能够一箭射杀敌军统帅。

这武将顺着朱儁所说,冲着远处看了过去。

但因为地理位置并不好,看不清楚张曼成。

皱了皱眉头之后,这人纵身一跃,一脚踢中一旁的木棍,木棍倒在一旁的木堆之上。

紧接着,这人的身影便蹿在半空之中,反手将弓箭拿了出来。

下身马步稳扎稳打,上身双手已经将手中弓箭拉成满月状。

再朱儁和秦颉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人手中的箭矢,已经悄然消失不见。

冲着远处的黄巾军统帅张曼成的身上射击了过去。

在这人落地的时候,行云流水一般,收起了弓箭。

整个过程流畅,一气呵成,没有一丝犹豫。

“这就完了?”

朱儁身为一个身经百战的武将,也被面前的这人的箭术看到愣住了。

这人点了点头。

“嗯,箭已经射了,至于能不能中,我就不清楚了,不过如果对方没有提前察觉的话,想必,是不可能闪避我的这一箭。”

“这……”

朱儁有些不太相信的看着面前这个人,而同时又看了看秦颉。

秦颉也是不敢确信,急忙在这个时候探出头,开始冲着张曼成所在的方向看了过去。

想要看看张曼成是否已经中箭身亡。

另外一边。

刘争随着张曼成的命令,正打算带着人随大军撤离,可就在这个时候,徐晃敏锐的感觉到不对劲。

“不好,有暗箭!”

经历过上一次在曲阳,刘争被暗箭射伤以后,徐晃在刘争的身边,总是更加留意一些。

这一次,他敏锐的感觉到又有箭矢过来。

徐晃以为是冲着刘争来的,当即护卫在刘争的身边。可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旁却传来一声惨叫。

张曼成扭过去的身子,在这个时候,背后上插着一支箭矢。

箭矢很细,却狭长锋利。

射中张曼成的后背,已经深根没入,只看见一个翎羽在外面裸露着。

张曼成惨叫一声,发出痛苦的,脸上立刻勃然大怒,扭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箭矢,说来也是他运气好,在徐晃大喊一声的时候,扭了一下身子。

不然箭矢直接命中他的心脏部位。

而现在箭矢虽然射中他的胸口,但却已经避开了要害。一箭下去,虽然让张曼成痛苦不已,却还不至于当场殒命。

“上使!”

刘争看到张曼成,被一箭击中,立刻吓得大惊失色,当即跑过去,护在张曼成的身边,同时吩咐其他人,警戒四周,防止再有暗箭射过来。

张曼成中箭之后发出一声惨叫,紧接着没多久便昏死过去,生死不明。

一下子整个黄巾军的指挥权,便落到了赵弘的头上。

突发状况的出现,让赵弘有一些慌张,不知所措,只得引导着所有人开始撤退。

“不好,敌人有善射之将,所有人隐蔽,速撤退!”

刘争在冲着朱儁和秦颉方向看了一眼之后,立刻发现了站在她们身边的男人,一个手握弓箭的武将。

当即冲着黄巾军这边的几个头领大喊一句,同时,开始加速黄巾军的撤离。

而朱儁和秦颉骑在战马之上,看到张曼成倒地,一时间,只以为张曼成已经身死。

自然更是欣喜,立刻吩咐侍卫,加大冲击力度,开始军冲锋,斩杀黄巾军。

刘争怨念的看了一眼,当下便不再过问这里的事情,带着自己的兵马和赵弘一起,开始从这里撤退。

几个时辰之后,黄巾军的人退回南阳郡,在附近的一座县城里暂时驻扎。

“周仓怎么样?打探到消息了吗?那个用暗箭射伤神上使张曼成的人,到底是谁?”

来到在县城驻扎之后,风云便立刻让周仓去打探,之前在战场上射出暗箭的人是谁。

等到周仓回来之后,刘争便立刻发问。

“渠帅,打听到了,那个人叫黄忠,是秦颉麾下的一个都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