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刘争麾下的粮草本就不缺,早早的就已经将粮草运输到了前线,这么多人的兵马消耗下来,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住的。

袁熙和蹋顿麾下,虽然同样拥有六七万兵马,但是他们主要是以战养战不断的劫掠搜刮来滋养这些兵马。

实际上他们并没有多少的存粮。

袁熙和蹋顿可以肆无忌惮的,不需要多少粮草的准备就发起战争,但现在的刘争可不行了。

他需要为粮草准备,甚至为进攻的地形等任何一切可能决定战场胜负的因素去做准备。

一场庞大的战斗,牵一发而动全身。

有的时候统帅管筹下来,要比单独一两支小队难的多。

一个有些能力的人便可以成为一个将才统帅一支部队,但并不是每一个将领都有资格统帅千军万马。

将才和帅才有着天差地远的区别。

就如刘争手下这几个军团的将军虽然都是统帅一两万人的将领,但他们之中能够被称为帅才的人,却并没有多少。

就目前刘争认为唯一有资格称为帅才的人,也就黄忠和孙坚勉强有资格。

徐晃,太史慈,甘宁,周泰等人,虽然地位很高自身又有不俗的武艺,在军中有很大的威望,但他们毕竟有的时候还会意气用事。

迷人长发清纯美女穿迷你摆裙

称之为帅才,还是有些勉强,反倒是鲁肃和周瑜这些武艺不算特别出众,但足智多谋的人有成为帅才的潜质。

只不过他们年纪还太小,比较年轻,没有太多的经验,暂时还不能够委以重任。

在前往渤海郡的途中。

太史慈已经命人将河间郡的情报传递到了这里。

“哎,赶路的日子可真是有一些无聊啊,绮玲你快进马车里来,我们来斗一会地主。”

斗地主这个娱乐方式,经过刘争十年前的传播,早就已经在大汉帝国里面风靡了起来。

早些年,刘争他们这些人,最喜欢的娱乐就是斗地主了,因为刘争这些将领们都热爱,那些士卒自然是有样学样,很快就将斗地主推广了起来。

还别说,因为刘争将扑克牌这种东西提前给弄了出来。

导致,他们还演变出了其他的玩法,刘争也将后世的一些关于什么德州扑克,拖拉机之类的玩法都说了出来。

不过最受欢迎的还是斗地主这个玩法。

玩斗地主,自然也是博弈的一种,刘争和吕绮玲和郭嘉二人玩,为了不无聊,也会添加一些彩头,赌的东西自然是酒。

毕竟,赌其他的东西,郭嘉这家伙也提不上兴致啊。

打了十几把下来,显然是郭嘉和刘争各有胜负。

可把吕绮玲输惨了。

“不来了不来了,夫君就知道欺负人家,人家本来就没什么家底,这一下好了,都被你给骗光了。”

十几把斗地主下来,吕绮玲血亏,全部被刘争给赢去了。

郭嘉也有小胜,毕竟聪明的脑子摆在这里,这种小玩意,对于郭嘉这种智商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哎,这怎能叫做骗呢,这明明是靠我的实力赢来的好不好,你玩不过我,就耍赖啊。”

刘争马上和吕绮玲辩解了起来。

“可是我都输光了,要不,陛下你帮我赔?”

吕绮玲莞尔一笑,露坏笑,看着刘争,似乎有一种奸计得逞的模样。

刘争看着吕绮玲这坏坏的模样,也是宠溺之情大起。

马上豪气顿生。

“好好好,都依你,不就是几坛酒么,寡人帮你给了就是。”

“来来来,我们继续,这里到渤海还有一些距离呢,还够我们玩很长一段时间了。”

刘争刚说完,这就来了几匹战马,奔跑过来,马蹄声早就传荡到了这里。

“陛下,有情报从前线传来。”

锦衣卫将消息传递到典韦的身边,典韦立刻过来给刘争汇报情况。

听见这个消息,吕绮玲也马上凑了上来。

想要听一听,从前线传回来消息。

被典韦打断了自己的雅兴,刘争也没有生气,毕竟这些事情更重要,他马上摆正身子,冲着典韦回了一句。

“说吧,什么情况了?”

典韦不再拖延,立刻招手,命传令的锦衣卫过来。

那锦衣卫也不敢怠慢,急忙上前,不过也不敢靠的太近,毕竟刘争的身份摆在这里,太近的话,容易遇到刺客,除非是刘争的护卫,否则一般的人马,都会距离刘争七八尺。

“陛下,太史慈将军命我传来消息。河间已经被袁熙的兵马占据,一日前,袁熙已经让蹋顿率领三万兵马,从河间出发,进攻中山国去了。”

“进攻中山去了?果然不出我所料。”

刘争听见这锦衣卫的汇报之后,立刻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么说,甄家的人还没有从中山撤走了?”

刘争冲着锦衣卫问了一句。

其实,早在十几日前,刘争就猜测到了河间郡,肯定挡不住袁熙这些人的进攻。

所以在来冀州的路上,刘争就和郭嘉商量了,袁熙下一步会进攻什么地方,一旦袁熙打下了河间之后,刘争就命徐晃和太史慈去派人告诉中山的甄家,让甄家的人别急着离开。

目的,就是为了吸引袁熙的目光。

好让袁熙不至于将兵锋完全放在冀州的其他地方,只有他去进攻中山了,才能够给刘争争取一些时间,尽快赶来。

现在听见这锦衣卫的汇报之后,他就大致明白了这冀州现在的局势。

“甄家的人,算算时间的话,现在应该是已经撤了,只不过具体撤到什么位置了,还不是很清楚。”

“没关系,撤了就行,让大军加速前进,急行军赶往渤海,直接对河间发起进攻,我们要打袁熙一个措手不及。”

知道了消息之后,刘争自然就没有继续打斗地主的心情了。

想着尽快赶赴冀州,然后一举解决了袁熙这档子破事。

从广宗前往渤海,路途已经不远了。

急行军,花了两天的时间,刘争的大军就已经出现在了渤海郡。

太史慈的人马,已经早就在这里做好了准备,等着刘争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