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风波就这样落幕了,最终以夏氏仙门的落败而结束。

赵岩将夏康文带回小世界,本来想要将夏素锦和赵振茗叫过来一起商议如何处理他。

但是后来想想还是算了,毕竟夏康文是夏素锦的亲生父亲,如果真的杀了他,赵岩怕影响到自己和妈妈的感情。

最终赵岩决定将夏康文囚禁在小世界的一个秘密之处,让外婆杨老太太“陪着”他,让他们二人再次度过余生。

同时,他还将虢鹞和茧狱留下来陪老太太,让他不再寂寞。

当然,两个小家伙的身体,则变回到小狗一般大小的状态。

赵岩也去看了看父母赵哲铭和夏素锦的生活,他们在小世界过的很好。

夫妻俩就好像古代的小夫妻一样,居然在小世界里开辟了一处耕地,还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牛马和 各种牲畜,真正过期了男耕女织的田园生活。

当然,他们也没有放弃修炼,他们因为年龄和资质的原因,境界并不高,此时才仅仅练气一层。

不过,只要两人能够幸福的生活着,赵岩也不必太过牵挂。

赵岩没有打搅他们安静恬适的生活,就只是悄悄的看了一会,便离开了。

随后他又到了小湖边,在那里,宁晓月正在努力的修炼,曲胜男则在旁边安静的打坐,监督着宁晓月。

蓝色格子裙美女

在小湖的不远处,林氏的三人,也在那里“贪婪”的修炼着,好似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好的修炼环境一般。

他们全身灵气缭绕,其中一名练气七层的修士,隐隐有将要突破的迹象。

赵岩也没有打搅这里的任何人,随后有朝着秦霜和葛卫国他们所在的位置。

葛卫国将异能事业部的几乎全都带了过来,三个异能组加在一起的人数已经超过了千人。

而此刻的这些异能组的人则已经没有了组别,全部和七郎山的修士们合在了一处,也修炼者最基本的修炼功法。

此刻的这支队伍已经有了一千二百多人,由连占林和秦霜共同执掌。

而葛卫国则从旁协助。

这帮人里数量最多的就是异能组的人,没有葛卫国镇着,恐怕不那么好管理。

不过,在实力已经远远强过他们的七郎山的众修士面前,那些来自异能组的人,也没有人敢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他们也知道自己现在还算不上这里真正的主人。

同样的,赵岩也没有出现在众人面前,仍然只是悄悄的观察,最后还是回到了自己的修炼室。

来到修炼室,赵岩立即从戒指之中取出了那个连占林从独山带回来的黑色袋子。

小心的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当看到那个椭圆形的石卵时,赵岩的双眼忍不住精光一闪。

“差不多了,如果能够在天地环境完全恢复之前你能够出世的话,一定会成为我的一大助力吧!”赵岩抚摸着石卵,喃喃自语。

第一次在石笋中看到这个石卵的时候,赵岩就想要将他带回来,只是,当时这个石卵还在贪婪的吸收着石笋和地下世界的能量而成长着,赵岩以此判断,这个石卵还距离成熟还差一些时日。

而几个月过后,赵岩判断地下世界的能量已经被它吸收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地下世界对石卵的帮助并不大。

正好现在赵岩拥有了这个小世界,而小世界里的环境相比独山的地下世界更加的优越,因此,赵岩打算在小世界中为石卵打造一个绝佳的成长之地。

这样不仅可以更好的促进它的成长,而且还能在它出生的时候,更加有利于收服他。

尽管赵岩很希望收服这石卵中的妖兽,但是他并没有选择使用血魂印。

血魂印是修仙世界里,人类修行者用以收服妖兽最好的方法。

就是用人类的血液,附着灵魂的力量打在妖兽的紫府之中,用以控制妖兽的灵魂。

赵岩在茧狱的紫府中就种下了血魂印,那是因为茧狱野性难驯,不加以控制的话,他会给自己带来不少的麻烦。

而对于虢鹞,赵岩却并没有这样做。

不仅是因为虢鹞前世就是自己的坐骑,最重要的是,虢鹞是和前世的赵岩一同长大,两人的感情情同手足,赵岩不需要利用血魂印来控制它。

另一方面的原因就是,血魂印除了能够控制妖兽之外,还有一个非常严重的弊端,那就是严重阻碍妖兽的成长和他真正实力的发挥。

这个石卵里的妖兽到底是什么妖兽,现在赵岩还不知道,如果将来他出世的时候,是一个类似于茧狱一样的凶兽,那么到那个时候,赵岩在出手以血魂印控制也不是不可以。

当然,赵岩并不是不想探查这个妖兽是什么生物,而是因为,他根本无法探查的到,即便是利用破妄之瞳,也看不清石卵内部的具体情况。

从这一点上判断,这个妖兽的前世一定非常的强大,甚至有可能都快修成人形了。

否则,他的石卵之内,不可能会拥有如此强大的,类似于阵法一样的禁制。

“还是先给你找一个合适的地方,让你能够更加方便的吸收小世界中的力量吧!”想到这里,赵岩将石卵收起来,走向修炼室之外。

这个小世界是赵岩前世的徒弟绫栎留下的,曾经是一处仙尊级别的小世界。

但是现在由于长期的荒芜,降级到了筑基境界。

不过,之前在仙尊级别的时候所留下的一些高级的天然阵法地形还存在。

赵岩找了一处环形地域,这里是一个天然的聚灵之地,周围全是山脉,而中间则是一个盆地。

在盆地的中央,还有一座天然的平台。

这里似乎本来就是为这个时候的赵岩准备的。

赵岩将石卵放在平台之上,双目精光闪耀,观察这此处的地形,然后在周围不同的方位打出一系列的法诀。

周围的那些山壁之上,立即发出各种反应。

“嗡……”的一声,整个盆地被一种金色的光芒覆盖。

紧接着,那块石卵居然在黄金色光芒出现的一刹那,浑身抖动了几下。

随后便贪婪的吸收着这种金黄色的能量。

“这里居然是一处专门为它准备的修炼之地?”

赵岩看到了这一幕,马上就判断出,这一处盆地本身就是一处聚集金系能量的聚灵阵。

而这个石卵中的妖兽,恰恰就是属于金系的生物,这未免有些太巧合了。

不过这时候也只能用巧合来解释。

将石卵安排好了之后,赵岩便离开了此地。

离开小世界之前,他悄悄将曲胜男叫上,因为,世界异能者大会就要开始了,他要带着曲胜男去参加。

……

小世界之外,七郎山神女峰。

老天尊,老天师,秦渊和秦潮都没有离开,他们四人在凉亭之上饮茶,谈心。

当然这是赵岩要他们在这里等自己的。

之前在龙虎山天武大会的时候,老天师已经宣布,此次世界异能者大会给了华夏五个名额,赵岩当然要和他们商议这五个名额都给谁。

世界异能者大会是不允许超越了天武境的人参加的,也就是说,赵岩和在做的四位都不能参加。

那么就只能从天武境之中选择参赛者。

“老天师,您说赵先生会将这五个名额分派给那些势力?”秦渊饮了一口茶向老天师问道。

老天师捋了捋自己的胡子说道:“当初在西方强者的主导之下,世界异能者大会给了我们五个名额。”

“说到底,那是因为赵先生在北欧罗巴的表现,让西方人看到了华夏的我强大才这样做的。”

“当初我们决定将这五个名额分派给天武大会的前五名,本身就是越俎代庖。”

“不过,后来天武大会被朱启南给搅了,这样的话,之前关于名额的分派问题也就做不得数了。”

“名额的分配,全凭赵先生的一句话,我们还是不要揣度的好!”

说完这些话,老天师看向老天尊,希望听听老天尊的意见。

老天尊则微微一笑说道:“如今要说华夏第一势力,非七郎山莫属。”

“除了赵先生本人,还有两个如此强大的妖兽,再加上万俟老人等九名筑基强者,敢问这世俗世界,还有谁能够挑战七郎山?”

“就算是那些隐世的仙门,在冒犯七郎山之前,也要考量一下自己的得失。”

“我看,这五个名额,恐怕光七郎山上的人,就已经足够了!”

老天尊说完之后,几人纷纷点头。

老天尊说的这些当然不错,还不仅如此,当初赵岩给了上百名的天武境强者新的功法,如今老天师,秦渊,秦潮,常玄道人等人都已经成功筑基。

而另外的那些人,如今一个个避世不出,肯定在努力的冲击筑基境界。

要是这些人都筑基了,他们会如何回报赵岩呢?会不会也加入七郎山呢?

还有就是,之前在天庭之外,赵岩还成功的收服了四大隐世家族的四名筑基强者。

这四大家族可不是一般的家族,他们可是在华夏传承了上千年的家族,他们的底蕴更是非常的深厚。

他们既然已经投靠了赵岩,那么也算是七郎山的一方势力。

如今的世俗界,要说能够撼动七郎山的力量,还真的没有了。

“老天尊此言差矣!”赵岩突然出现在凉亭的边缘。

几人并没有因为赵岩和曲胜男的突然出现而感到吃惊。

因为这在他们看来,一赵岩日进的实力,能做到如此,非常的正常。

“哦?此话怎讲?”老天尊问道。

赵岩坐了下来,曲胜男则站在赵岩的身后,没有言语。

“修行的世界,最忌讳的就是一家独大,这样很不利与修行世界的成长与进步。”

“将来的世界将会变成什么样子,谁也不知道,但是,残酷的竞争是必然的。”

“你们也看到了,除了世俗世界之外,那些隐士的仙门也是虎视眈眈,每一家都想在将来的世界里分一杯羹。”

“还有一个问题,你们还不知道。”

“那就是传说中的长兴山!”

赵岩一提到长兴山,几人的目光立即一亮,可见他们对长兴山的重视。

赵岩看着几人的表情,嘴角一抽,微微一笑,继续说道:“你们是不是都将长兴山当做传说中的仙家重地?”

几人没有说话,却是都点了点头。

“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各位,那就是,异能者大会之后,就是仙门大比。”

“你们知道这仙门大比的主持者是谁吗?”赵岩看着四人问道。

“难道是长兴山?”秦潮猜测道。

当然,根据赵岩的话,他们都猜出了是长兴山,他们都点了点头。

“不错,正是长兴山。”

“不仅是我们世俗世界对长兴山非常的向往,就是那些隐世仙门同样将长兴山当做修行圣地。”

“长兴山的修炼环境相当的优越,我们大家之前听说的长兴山是修行圣地,也只是听说,而仙门之中却是有很多人进入长兴山修行过。”

“而且一待就是三年。”

一听这话,四人都露出了羡慕的表情。

而赵岩接下来的话,却是更让他们向往了。

“不仅如此,那些得到了仙门大比前三名的筑基强者,在长兴山修行三年之后,几乎全都能够进入金丹境界。”

“正因为如此,在长兴山三年的修行,就能够让他们成为隐世仙门中最顶尖的存在。”

这席话一出,在场的四人都大吃一惊。

金丹,那可是他们的一个梦想,进入金丹,他们就可以拥有地球最顶尖的力量。

同时有可以增加几百年的寿元,这几乎就可以被称为神仙了。

然而找呀你接下来却是摇了摇头说道:“但是,我却不认为那是一件好事!”

“为什么?”秦潮再次开口。

当然,秦潮的话也代表着四人共同的意思。

“长兴山不仅提供优越的修炼环境,还一次次的费尽心思组织仙门大比,更有甚者,他们还提供优胜者的奖励,而奖励则是金丹强者能够使用的灵器,甚至是上品灵器,是金丹强者就能够使用的上品灵器。”

灵器分上中下三品,而上品则是元婴强者的专属。

但是长兴山能够炼制出金丹强者就能够使用的上品灵器,这是很高超的一种炼器技能。

“那么,他们这样做,到底图的啥?难道就是为了培养地球强者吗?”

赵岩提出这个质疑,老天尊等人也是不解。

在他们的意识里,长兴山是人间仙境,那里的仙草可以让人长生不老,那里的碧落湖水可以让人脱胎换骨。

对于其他的,他们当然一无所知。

说到这里,赵岩的手中出现了一枚紫金令牌。

四人一看到紫金令牌,双眼再次充满神采。

“这就是上一次那个长兴山的年轻人给你的紫金令牌?”老天师激动的问道。

“不,那枚紫金令牌,我已经送给了祖洲的祁氏,而这一枚,是昨天刚送来的,这便是仙门大比的邀请函。”赵岩别有意味的看着四人说道。

目前在座的四人,可以说是华夏武道界赵岩最信任的四个人了。

秦渊从一开始就对赵岩照顾有加,而且在之后的每次事件中,秦渊都毫不犹豫的站在自己这边,赵岩当然信任他。

秦潮更是在秘境之中和赵岩并肩作战,对他也不怀疑。

老天师,也曾一次又一次的帮助他,赵岩不会怀疑他的人品。

至于老天尊,赵岩是从他身上看到了要振兴华夏武道界的赤子之心。

所以,赵岩将这些话告诉他们,没有一点心理压力。

“你是说,仙门大比已经向你发出了邀请?”老天尊吃惊的问道。

老天师只记得仙门大比,却吧祖洲的事情直接忽略了。

赵岩虽然强大,但是也仅仅是筑基境界,而仙门大比可是有金丹强者现身的。

今日赵岩已经彻底和夏家结下了仇恨,若是赵岩去了仙门大比,夏家会不会针对赵岩?

还有就是,今日赵岩在众多仙门强者的卖钱表现的如此强势,其他仙门会不会心存芥蒂。

在仙门大比的时候,他们会不会联手为难赵岩。

这是他们所担心的。

“无妨!”赵岩满不在意的说了两个字,随后转向北辰宫的方向喊道:“前辈,可以现身了!”

四人都奇怪于赵岩这是在和谁说话?

然紧接着出现的一个身影,却让老天尊和老天师都大吃一惊。

“夏震庭!”老天师和老天尊同时震惊的喊出来。

“哦?”眨眼好奇的看了看夏震庭和老天尊他们说道:“你们认识?”

看着一步步走过来的夏震庭,老天师激动的站起身来说道:“百年前的那场战争中,夏前辈曾经帮助过我华夏武道界,并且在我受伤的时候,还曾帮我稳定伤势,之后前辈便杳无音讯,没想到前辈也已经来到了七郎山?”

还有这么一段故事?赵岩好奇的看着夏震业。

“是啊,当时下前辈表现出的强大实力,还着实让晚辈佩服,没想到百年过去,前辈还是如此年轻!”老天师也感叹道。

秦氏兄弟也站起来便是尊敬。

此时的夏震业已经将自己收拾干净,再不是之前那个邋里邋遢的形象。

这时候的夏震业,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一副硬汉的形象,让人一看就有一种很威严的感觉。

夏震业不爱说话,在听到两个老人的话之后,也只是点了点头说了一句:“久违了!”

赵岩将夏震业让进来坐下,又安排曲胜男为他到上茶说道:“夏前辈已经决定陪我去仙们大比的现场,如此,几位可还放心?”

听了赵岩的话,几人再次露出好奇的眼神,老天尊开口问道:“前辈也已经加入了七郎山了?”

夏震庭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赵岩却是笑了笑说道:“夏前辈暂时留在七郎山,如果他愿意,当然可以一直留在七郎山,至于加不加入七郎山,这个不重要。”

夏震庭看了看赵岩,也没有说什么,却是端起了面前的七叶莲花茶一饮而尽。

“如果是这样的话,赵先生去仙门大比的现场,在安全上应该有些保证了!”老天师听完赵岩的话之后,安慰的说道。

“其实大家大可不必担心我的安全问题,长兴山既然亲自下帖邀请我去,那就一定不会允许其他人对我不利。”

“倒是前去世界异能者大会的名额,我们却是要好好合计一下。”

“我这边只带着曲胜男去,其他的四个名额,你们自己看,最好是分配的好一些,不能让西方人在我们的选人上面挑毛病,显得我们华夏不够团结。”赵岩郑重的说道。

赵岩这样一说,几人有些为难了。

“要谁去呢?”老天尊有些不好选择。

还要保证异能者大会上去的成绩,还要保证不要造成不团结的现象,这点还真的很难。

毕竟,如今的华夏,得到了赵岩帮助的家族,一般都有了很大的进步,包括隐世家族的人。

而那些没有得到过帮助的人,实力又太差。

“现在重新举行一次选拔,好像已经来不及了。我们就只能依照自己的印象选人了。”老天师说道。

“你们自己看吧,三日后,将人带到七郎山,我亲自带队前往!”赵岩真起身来说道。

四人一看,知道赵岩应该又有事情要忙了,所以也就也站起身来告辞。

四人走了之后,赵岩笑着看向虚空,然后躬身说道:“赵北辰恭迎前辈驾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