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傲看着月绫仙一步步远离自己而去,身上却被元气锁链牢牢束缚住。

   一阵无力感袭来。

   这一刻,他恨自己的实力那么低微。

   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人被逼着离开自己。

   他恨自己实力低微,也恨眼前的这个女人棒打鸳鸯,硬是要拆散自己和月绫仙。

   过去他觉得自己如今的实力已经损失同辈中算是不错的了,虽然不敢说是最强的,但也绝对不逊色于那些大城的天才。

   元灵境三星就能抗衡元灵境七星,跨越四个小等级战斗不落下风。

   甚至使用血煞戾气,他能够抗衡强大的元灵境巅峰强者,乃至一般的一星元将境。

   但是现在,他的那一丝得意都被击垮了。

   他还是太弱了,弱到连守护自己心爱的女人都无法做到。

   在月绫仙被封锁在小木屋之后,花残泪那张风韵犹存的脸上,浮起了一丝阴冷的笑容。

   飘身来到冷傲的面前,冷冷地盯着冷傲,道:“小子,你到底是怎么避过我百花谷的阵法,来到禁地的,你要是老实交待,我或许会让你死的不那么痛苦,否则,我会让你尝遍这世上最残忍的刑罚后在无尽的痛楚中死去。”

   清纯校花妹子校园内校服写真清新淡雅

   冷傲心中一凉,果然,这个女人还是要杀了自己。

   刚才不过是骗月绫仙离开的而已。

   仙儿心思如此单纯天真,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心肠狠毒的师傅呢?

   冷傲缄默不语,盯着眼前的花残泪,充满了恨意。

   这个女人已经打定了主意,一定要置他于死地。

   “不说是吧,很好,那就让你先尝点苦头再说。”

   说着,花残泪手中赫然浮现了一条七彩斑斓的小虫子,嘴角勾起一抹令人胆寒的阴狠。

   就像一个女鬼般狰狞,着实瘆人至极。

   咻!

   七彩斑斓的小虫子忽然从花残泪手心中飞射出去,射向冷傲。

   冷傲眼睁睁地看着那条七彩小虫射入自己口中,一下就进入了自己的身体之中。

   刚一进入自己身体,冷傲就感觉浑身变得灼热起来。

   仿佛放到火中炙烤一般。

   他身怀天地灵火,地狱幽焰。

   根本不惧怕一般的火焰。

   但这条七彩小虫也不知道是什么种类,竟然能让他产生灼热的感觉。

   花残泪松开了元气锁链。

   顿时,冷傲痛苦的从喉头里发出一声低吼:“啊!”

   冷傲尽量保持着不让自己被痛晕过去。

   用心念沟通着气海里的地狱幽焰。

   感受到了冷傲有危险,地狱幽焰本来就蠢蠢欲动。

   唰的一下,冷傲浑身被地狱幽焰笼罩。

   幽蓝色的火焰弥漫着,不断地灼烧着七彩小虫。

   那条七彩小虫感受到地狱幽焰的气息。

   立刻像是见鬼了一般,慌乱的在冷傲体内四处乱撞。

   冷傲的身体就像一个被一根尖刺不断乱戳的皮球,随时要炸裂开来一样。

   不过冷傲还是紧紧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发出痛苦的呻/吟。

   终于,地狱幽焰彻底追上了七彩小虫,将七彩小虫笼罩在其中。

   不断地灼烧着七彩小虫。

   七彩小虫虽然被地狱幽焰灼烧得气息萎靡,却没有化为灰烬。

   突然,神灵塔里弥漫出一条细长的白色丝线状的气机,直接缠绕在七彩小虫身体上。

   七彩小虫见地狱幽焰并不能对自己造成伤害,还很淡定。

   当那条白色丝线气机出现后,它彻底慌乱了。

   想要尽快逃离冷傲的体内。

   可是近来容易,想要出去却很难。

   吞噬体岂是那么容易离开的。

   它之所以会变得萎靡,并非是地狱幽焰造成的。

   而是被吞噬体吞噬了它一部分能量。

   冷傲也在这个时候,轰的一声,破开三星元灵的桎梏,直接达到了四星元灵。

   远在石头上的花残泪眼中笑意猛地一滞,紧接着完消失不见。

   死死盯着被地狱幽焰包裹的冷傲,她竟然感受不到和七彩小虫的联系了。

   也就是说,七彩小虫要么就死了,要么就有什么切断了她和七彩小虫的联系。

   而冷傲突破到四星元灵,很明显,七彩小虫一定是遭遇了不测。

   冷傲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

   他感受到体内的那条七彩小虫,已经被神灵塔蔓延出来的白色丝线,缠绕着拖进了神灵塔。

   神灵塔还有一个功能,那就是改造。

   “哼,区区一个小小的四星元灵境,也敢伤害我的百色虫?”

   花残泪狠厉地挥出一道元气,犀利地朝冷傲射了过去。

   砰!

   冷傲刚站起身,还没来得及体会突破四星元灵的喜悦。

   就被这一道攻击重重轰了出去。

   幽影!

   但饶是如此,他还是被掀飞了出去。

   若不是在关键时候,他施展了幽影,避开了要害处,恐怕他就算不死,恐怕也会立刻失去战斗力。

   以他的实力,想要抗衡一个高阶元将境,没有一丝一毫的可能。

   花残泪缓缓走到冷傲面前,居高临下地倨傲道:“还真是让我吃惊,挨了我一招,竟然没死。看来还是个小天才,还拥有黄品天地灵火,地狱幽焰,可惜啊,今日你必须死,敢在我花残泪面前展示你和仙儿的恩爱?哈哈,我最恨的就是你们这些恩爱的情人,拆散你们,我就感到一阵高兴,还有你的灵火就归我了。”

   冷傲连吐出好几口鲜血后,惨然一笑道:“仙儿如此天真纯洁,怎么会认你如此毒妇做师父,你不配做仙儿的师父。”

   一个巴掌抽来。

   冷傲立刻被抽飞出去。

   “哼!”

   花残泪阴毒道:“你也配谈论我?仙儿是我的乖徒儿,我当然不会对她怎么样,但是你这个敢玷污仙儿的男人,那就没有必要留在这个世上了。”

   “哈哈哈,要是让仙儿知道,她的师父是你这等蛇蝎心肠的毒妇,她一定不会再让你做她的师父,你不配!”

   冷傲再次呕出一口鲜血,晃晃悠悠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你去死!”

   花残泪狰狞大吼,狠狠朝冷傲轰了过去。

   就在这时,一道强大的攻击撞击在了花残泪的攻击上。

   花残泪脸色大变,连连后退。

   胸口一阵沉闷,脸色有些苍白,一脸忌惮地看着冷傲。

   冷傲使用了啸月银狼送给他的那颗狼牙,发动了第二次的攻击。

   出其不意地让花残泪吃了个暗亏。

   但是让冷傲没想到的是,花残泪实力如此强大,竟然只是受了点轻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