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依,你这样做,让我会很没面子的。”

韩朝感觉有点尴尬,略带苦涩的说道。

“放心,王思琪不是外人,牛霸也不是外人。在他们面前,这点事都不算事。牛霸那才叫出了名的怕老婆,你这不算。”

“我只是问问情况,了解一下情况。你能主动跟我说这些。”

“虽然有点主动出击的嫌疑,但不管咋样,表现都挺好。”

“所以就算你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我也不怪你。但我得搞清楚状况。”

“你该不会怪我吧?”

柳青依笑了笑对韩朝说道。

韩朝这会能说什么?

他能怎么怪柳青依?怪她不给自己面子,调查自己?

这都当着他的面正大光明的调查,能算调查嘛?

就算他想怪柳青依,但是又能解决什么问题呢?把柳青依休了?

酒窝甜心靓女马小郡

“青依,你这就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嘛?再说了,我做人光明磊落,是经得起组织的盘问和考察的。”

韩朝这会也只好顺坡骑驴下,笑着说道。

事已至此,他只好如此回答。

柳青依笑了笑没说话,只是看着自己的手机,等着牛霸的回话。

其实柳青依这会心里明镜似的,韩朝肯定这会与夏玥之间是没啥问题的。

他们才刚回虞城,这狗男人天天都在家里,以一个女人的直觉来看,她没发现韩朝有什么异常。

但这不是柳青依就要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理由。

擒贼先擒王,夏玥就是女人中最大的王,不管怎么样,自己这次必须搞清楚来龙去脉,好对症下药。

只要在对夏玥这件事上压她一头,以后这炎国还有哪个莺莺燕燕还敢对自己男人下手?

敲山震虎,直接干死boss级别的大佬,让小妖怪都知难而退,这才是高手中的高手。

不多大会,柳青依的电话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但归属地是虞城的号码。

柳青依直接关了车上的音乐,接通了电话,将电话开成免提模式。

牛霸的电话号码,她没有,但是她感觉这应该就是牛霸的来电。

“你好,柳总,我是牛霸。”

电话是免提,韩朝也能听得见。

韩朝没说话,既然都这样了,那就让柳青依问,牛霸回答。

反正柳青依刚才已经说了,不管他说了什么,她不怪自己了。

那他有什么好心虚的。

“嗯,牛总。我就是了解一下情况,没啥其他事情。主要是现在网上有些人就喜欢造谣。”

“这换作是谁,了解一下情况,都不过分吧?”

柳青依笑了笑说道。

“柳总,不过分,一点都不过分。”

“这次事情,跟韩先生一点关系都没有。韩先生一向都很爱柳总,平常跟我聊天,但凡只要聊到柳总,都满脸甜蜜。我想大概也只有柳总才能让韩先生有这样的表情。”

韩朝感觉很满意,到底是好兄弟,看来自己对牛霸好,还是有回报的。

会说话就多说点。

“韩先生对我的感情,我不怀疑。但你也知道,男人太优秀,有时候难免不经意一句话,就会让女人误会。又或者有些女人,总是不经意间就露出一些魅惑手段。这都很正常。我就是了解下这次事情的一些小过程。”

柳青依也是笑了笑说道。

看来牛霸的彩虹屁还是有用的。这男人怪不得能把王思琪搞定,表面上看起来老实,原来也是有一些好手段。

“柳总说得没有错,韩先生就是太优秀,在别的地方没法下手陷害他,然后用这种拙劣的手法来攻击他,影响你们之间的夫妻感情。”

韩朝听着牛霸的这些回答,心里一阵窃喜,这么聊下去,只怕自己要飘啊!

“牛总,思琪素来还是听我的一些话的,我一直跟她说牛总很老实,是个好男人。今天听了牛总这些话语,恐怕我要对思琪再说一些别的话了。”

柳青依听着牛霸的这些打太极的话语,笑了笑说道。

牛霸要是越这么说,柳青依就觉得这里面的故事,应该更有意思了?

如果真的没啥,牛霸干嘛要遮遮掩掩的?

“柳总,其实韩先生真没说什么,不过那夏玥在临走的时候,却说了一些话。估计是这些话让人有机可乘了。”

电话那边停顿了三秒,然后再次响起了牛霸的话语。

柳青依看了看韩朝的表情,韩朝没说话。

呵呵,牛霸你也就这点出息,被吓唬两句就妥协了?

韩朝倒想看看牛霸会怎么个卖友求荣法。

“哦?是什么话?”

柳青依笑了笑说道,笑容很玩味。

“夏玥说韩先生结婚太早,要不然她会倒追韩先生。不过既然韩先生已经结婚了,她只能安安分分的做朝霸的合作伙伴。我觉得吧,夏玥这话也就是说着玩玩的。”

“她在国外留学多年,说话不注意分寸。其实也没什么恶意,只是想表达一下韩先生很优秀而已。”

牛霸又一口气说了这么多。

柳青依看了看韩朝的表情,韩朝并无什么不对的地方。

韩朝内心一阵窃喜,没想到牛霸还会来这么一招。

明明是韩朝先说了一句“当然美女有优先权”,然后夏玥才开始说要是韩朝没结婚,会给韩朝追她的机会。

到了牛霸这里,直接变成了如果韩朝没结婚,夏玥会倒追韩朝。

虽然都是不清不楚的有些暧昧关系,但是这两种表达意思,还是差别很大的。

韩朝觉得这事情现在应该没啥大问题了,牛霸的表现让他很满意。

“还有其他什么话嘛?”

“还有一些话,柳总你听了别生气。”

“说!”

牛霸这种吊胃口的话,只会让她更想知道了。

韩朝也有些好奇,这牛霸还能说些什么?

“夏玥说韩先生是妻管严,怕老婆,一点出息都没有。不过韩先生当场就跟她翻脸了,说他那是因为爱自己的老婆。然后夏玥就气冲冲的走了,接着今天论坛就有那个帖子出现了。”

“这也就韩先生淡定,天降横祸,换作是我牛霸,我估计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好,我知道了。那我问你,你觉得韩先生是妻管严吗?”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柳总那么爱韩先生,怎么能说是妻管严呢?”

牛霸直接想也没有想,在电话里,柳青依和韩朝都能感觉到牛霸此时应该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好,打扰牛总了。”

说完这些话柳青依就挂了电话。牛霸最后那句“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在柳青依听来,那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所以她真的对狗男人管得太严了?

韩朝依旧波澜不惊,表面很淡定。牛霸今天的表现在他看来就是99分,留下一分,怕他骄傲。

不过他这会没对柳青依说任何话,此时要低调。

柳青依也没说话,估计在思索牛霸的话语,也许她想知道这些话到底可信度有多少。

这会她心情有些不太好,说韩朝是妻管严,那不是间接骂她柳青依不懂事吗?

呵呵,她柳青依的男人都没说她什么,凭什么一个外来的女人还在自己男人面前对自己指指点点?

就因为她是夏天的女儿就可以这么嚣张了?难道她柳家的女儿就这么不值钱了?

真是个不要脸的女人,还说自己老公要是没结婚,她就倒追他!

呸!

韩朝并不知道柳青依此时内心在盘算着什么。

他只能做一个安安静静开车的美男子。

“你觉得我对你管得太严了吗?”

柳青依突然对着韩朝说道。

韩朝一脸懵逼,这特么又是什么意思?

这个问题都好好想才能回答,女人的问题,有时候还真不能如实回答。

柳青依这么聪明,她对自己管得严不严,她心里没数?

“不严不严,你这是爱我,我还能分不清好赖事?”

韩朝笑了笑说道。

只是他这么爽快的回答,让柳青依觉得这不是跟牛霸一个口气一个路数吗?

“一会回家,我我要再看看那个帖子。”

柳青依又说道。

“嗯,你看看也好。毕竟你老公被人冤枉,被人造谣,有苦说不出。”

“老婆,你真好。”

韩朝又笑了笑说道。

柳青依向来是有火当场必发,这会啥火都没有,那就证明这事翻篇了。

既然翻篇了,夸她一句“老婆,你真好”不过分吧?

柳青依没说话,她心里还在盘算着自己是不是管狗男人太严。

她这会在思考,对于韩朝,到底是应该放养还是应该圈养?

这真的是一个很困扰她的问题。

按照柳青依的性格来说,她肯定是想放养的。

她对自己还是很有自信的。

只是每一个女人在还没有男朋友或者没有老公之前,都说对男人很放心。

但是一旦真的确定了恋爱关系,又或是之夫妻关系,之前的那些放养政策,慢慢就变了。

男人要是有前科,女人更是不会放心。

有时候一些前科甚至都能被女人说过年,女人心眼小起来,那是真比针眼还小。

韩朝虽然暂时没什么实质性的前科,但是撩拨人或者招蜂惹蝶,柳青依是知道的。

狗男人,真是让人不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