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小蕾:“我过来聊剧本了,你帮我参谋一下我的戏。”

李天宇乐了,连忙让开了位置:“快进来吧,我好好给你参谋。”

于是,李天宇和沈小蕾聊剧本聊了很久很久,第二天天亮之前沈小蕾才回自己的房间。

接下来的几天,李天宇要频繁上场演戏,有时甚至会在徐博的要求下担任现场助演,甚至有时还会给一些年轻演员或者临时演员来打个样儿。

这样的转变实在是太大了,但李天宇却都能HOLD住,方方面面的表现都能让其他演员心服口服。

不说别人了,肖则言别说再找李天宇的麻烦,向李天宇挑衅了,压根在那里都不敢说话。

很快重头戏就来了。

李天宇和秦雪彤有几场对手戏要演。

李天宇所扮演的金元长跟秦雪彤扮演的陆怀柔,以前就有过一场对手戏,因为李天宇偶然的发挥效果相当不错。

这次李天宇成了大师级演员,自然不会比上次发挥得差,还会有不小的提升。

这几场戏都是在一座庙里拍摄的。

当然,这庙是仿建的,不是真庙。

笑容好甜

大致的剧情是这样的,秦雪彤扮演的陆怀柔去庙里因故烧香拜佛。

然后偶然遇到了男主角李修,当然是肖则言扮演的了。

因为李修之前救过陆怀柔,所以陆怀柔和李修已经是互有好感。

就在两人说三道四,纠缠不清的时候,金手指金元才公子则又突然出现了。

三人进行了一场对手戏。

这场戏的特点在于,有文有武,文戏为主,武戏为辅,所以难度还是相当高的。

等所有拍摄设备都就位后,徐博就安排拍摄顺序。

这次是李天宇、秦雪彤和肖则言第一次同时出场,所以格外引人注目。

先是秦雪彤出场。

秦雪彤因为是要礼佛,所以穿的稍有些素净。

但秦雪彤的自身条件太优秀,就算穿得再朴素,也掩不住那与生俱来的天生丽质,冷艳动人的气质。

秦雪彤带着她的侍女走到佛堂,拜了佛,许了愿,也算是了动了一桩心事。

侍女:“小姐,咱们走吧。”

陆怀柔点了点头,便要转身离开。

就在这时,一身白衣的肖则言正好进来了。

就像很多俗套的古装偶像剧一样,陆怀柔和李修就这么很戏剧性地在戏里碰见了。

肖则言一身白衣,风度翩翩、英俊潇洒,活脱脱的贵公子形象。

而且肖则言与带着一个小厮,一时间跟陆怀柔就很搭配了。

这就叫什么来着,郎才女貌,金童玉女,一对璧人。

这一段都是文戏。

秦雪彤的形象气质和原本的角色就很搭,冷艳,理性,漂亮的眼睛中又反映出几分情绪出来。

肖则言表现得中规中矩,还能过得去。

说实在的,其实徐博对肖则言的表现只能说基本认可,感觉没有太出彩。

肖则言对本剧质量的帮助其实很有限,不过可以带来很大的关注,吸引一大票女粉丝。

流量小生嘛,这是理所应当的功能。

好在肖则言比那些所谓的小鲜肉还是要强一些的,演技说不上好,但至少也过关啊。

两人表现得还可以,徐博只喊了一次停止,然后就比较顺利了。

陆怀柔:“李公子,小女子还有事要办,后会有期。”

说着,陆怀柔抬头看了李修一眼,然后就要转身离开。

李修连忙伸手:“姑娘,姑娘请留步。”

陆怀柔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向李修。

李修:“我知道一家小馆,不知能不能和姑娘小浊两杯,叙叙旧。”

按理说李修救了陆怀柔,陆怀柔确实应该好好谢谢李修。

李修提出这样的要求也不能说唐突。

不过陆怀柔此时剧里的身份是花魁,确实不方便在公共场合露面。

陆怀柔陷入了犹豫。

就在这时,徐博在场外一挥手。

轮到李天宇出场了。

金元才甩着小折扇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

在旁边观看的邱可欣、沈小蕾等人都惊讶得合不拢嘴。

这演技真可以啊,虽然只是刚一出场,但跟平时李天宇给人的印象反差太大了。

气质大变,完就是换了一个人。

金元才就是个游荡公子,来到庙里就挺奇怪。

其实他真不是过来礼佛的,就是听说了花魁陆怀柔的行踪,专程“堵”她来了。

上次金元才被陆怀柔打进了水里,现在还耿耿于怀,就想着过来报一箭之仇,来个霸王硬上弓,然后再把陆怀柔纳入房中。

金元才来到陆怀柔和李修近前,笑眯眯地看着二人,显得相当阴险。

虽然李修的出现出乎金元才的意料,但是对他来说无所谓,他就是个游荡公子,眼里根本看不见其他帅哥。

陆雪柔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金无才。

李修认识金元才:“金元才,你来这儿干什么?”

金元才淡淡一笑,“唰”的一声,把小折扇打开了,轻轻扇了两下。

这动作可是没有写进刷本里,是李天宇自由发挥的内容。

徐博点了点头,觉得不错,默认继续。

金元才又将折扇合上,指着秦雪彤说道:“我要她。”

李修眉毛一挑:“你休想!”

金元才瞥了李修一眼,笑着说:“李公子好歹也是名门旺族,你也颇有贤名,跟一个花魁在一起,不怕引人非议吗?”

李修怔住了,马上怒目相视:“你胡说什么!”

场外的人看到这里,忽然感觉角色给人的冲击力对调了。

李修是主角,应该表现得更加淡定,更加气宇轩昂才对,但是现在却像是一个配角。

这也是因为肖则言是完按照剧本演出来的,直来直去,没有去刻画这个角色在这样的情景下的表现。

反观金元才这个角色,却被李天宇演活了,感觉游荡公子哥儿就应该是这样的,而且李天宇做出的一些小动作,还给这个角色平添了几分魅力。

演技的差距,高下立判。

可惜的是,肖则言似乎没有觉察出来,一直在被李天宇碾压。

金元才一挥手,身后出现了好几个劲装男子。

原来金元才早有准备。

李修没有带武器,本能地将陆怀柔护在身后。

双方开始对峙。

李修:“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金元才:“我不管什么地方,我只要她。”

金元才一收折扇,然后就上前跟李修打了起来。

这一段就需要武术指导的介入了,动作大体上都设计好了,但是演员如果有能力也可以有一定的自我发挥空间。

开始的时候李天宇确实是按照武术指导的要求做的,打的一板一眼,跟李修有来有往。

但是后来李天宇又觉得这么打有点无聊,便一个转身,甩开了肖则言,然后到了秦雪彤身边。

秦雪彤稍稍愕然了一下,没弄明白李天宇的意图。

李天宇伸手一揽,就把秦雪彤搂进了怀里。

秦雪彤反应也很快,扭身想要脱离出李天宇的魔掌。

于是,就看到了十分怪异的一幕,金元才和陆怀柔正在欲拒还迎,拉拉扯扯。

徐博居然没有叫停,而是任由李天宇“胡闹”。

按照设定,金元才的武力值并不算高,不过此时跟李修和陆怀柔也没有拉开差距,这样的场面倒也有可能出现。

关键是李修还被金元才带来的几个人围攻,腾不出手来帮陆怀柔。

金元才和陆怀柔的动作非常写意,自然,混乱中又暗念章法,就像是在跳双人舞。

忽然,金元才再次欺身过来,抱住陆怀柔,在她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陆怀柔一掌拍了过去,拍中了金元才的胸口。

金元才后退几步,抚着胸口呵呵笑了起来:“好香。”

肖则言在旁边怒了,这是李天宇强行加戏啊。

剧本上压根就没有!

关键李天宇还强行占了秦雪彤的便宜!

这小子太黑了!

不按常理出牌!

不讲武德!

乱来!

徐博这么严格的导演,肯定会骂人的!

然而,徐博并没有像预料的那样喊停,而是挥挥手,继续。

一直到了这场戏结束,程都很流畅。

徐博拍了拍手,朝李天宇伸出了大拇指:“不错不错,效果不错!”

其他人一时面面相觑,感觉金元才这个人物的存在感比李修可大多。

甚至有人觉得陆怀柔应该接受金元才的“追求”才合理。

肖则言十分无语。

这也行?徐博就一点儿意见都没有?

徐博确实没意见,反而觉得拍摄效果非常好,很具有美感和设计感,不像一般的打戏那么生硬。

李天宇拿起一瓶矿泉水,打了半天口渴了想要喝水。

然而拧了两下,居然拧不开。

卧槽!这生产矿泉水的企业真特么白痴,怎么把瓶盖搞这么紧!?

就在这时,一只漂亮纤细的手伸了过来,将矿泉水拿了过去。

是秦雪彤,她将矿盖拧开,然后递给了李天宇。

李天宇讪讪笑了笑:“我刚才手滑了,手里有汗。”

秦雪彤瞥了李天宇一眼,没有言语。

李天宇小声说:“真的很香。”

秦雪彤仍然没有言语,但是踩了李天宇一脚。

这时,邱可欣杀了过来:“你俩又说什么悄悄话儿呢?”

李天宇无语,这邱可欣真是破坏气氛。

接下来的几场戏,李天宇也做得相当完美,没出什么问题。

不过,金元才这个角色杀青后,徐博还挺头疼的。

李天宇觉得奇怪,问道:“徐导,您怎么老皱眉头啊,是不是我哪里表现不好?有问题您说话啊,我重新来,可别跟我客气。”

徐博翻了个白眼:“我跟你客气什么了?我是那样的人吗?你看看,你演了这将近二十场戏,场场都是经典,让我怎么剪?”

李天宇呵呵笑了起来:“那就别剪了,都放着吧。”

徐博叹了口气:“这我得好好想想了。”

李天宇也懒得管徐博大导演怎么样了,反正他的任务已经顺利完成,现在是无事一身轻。

现在李天宇在剧组里的威望相当高,工作人员和演员们见到他都得喊一声李老师。

当然,也有不喊李老师的,比如邱可欣,往往见面就要跟李天宇吵闹一番。

至于秦雪彤,对李天宇的印象也再次刷新了。

以前李天宇很强,茶道、赛车、搏击、乐器等等,样样精通。

但是演戏居然也能这么好,确实令秦雪彤非常意外,她甚至感觉在跟李天宇搭戏的过程中,自己完被李天宇带着节奏走了。

这一天下午,李天宇又独自去了酒店餐厅喝酒,手机忽然响了一声。

这是接收到新信息的声音。

李天宇拿起手机一看,是银行短信,存款账户上多了三百万软妹币。

事实上李天宇最近两个月经常会接收到短信,基本上都是新的房租,或者新的利润分红入账后的信息。

不过一次性打进了三百万软妹币,还是让李天宇觉得颇奇怪的。

再看说明,写着两个字“片酬”。

李天宇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徐博已经把片酬安排过来了。

其实李天宇跟徐博压根就没有谈过片酬的具体数额。

说实在的,李天宇演戏也不在乎钱不钱的,无非就是为了赚点声望值。

虽说徐博当时说会按照最高标准给李天宇发片酬,却没想到他会如此慷慨。

要知道李天宇满打满算,来马宅店影视城也只有五天不到的时间。

真正拍戏也只有三天多而已。

三百万的片酬是不是也太高了。

不过李天宇的身份是剧组里的特邀演员,可能行情就是这么高吧。

李天宇也不多想了,反正谁也不会赚钱多嘛。

接下来李天宇要干什么呢?

既然李天宇的戏份杀青了,他也不好再在剧组里混盒饭吃了。

缅甸翡翠玉石交易会应该已经开幕了,李天宇琢磨着要不要过去。

不过李天宇又想到父母马上就要去南海了,是不是应该再去一趟南海,尽一尽孝道更好。

思来想去,李天宇还是决定再去一趟南海。

如果实在有必要,再去缅甸。

打定了主意,李天宇也算是踏实了。

就在这时,李天宇的手机响了起来,掏出手机一看,居然是艾保权打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