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保权仍然将饭局安排在了天盛饭店,也就是那家名人、富豪经常去的贵族餐厅。

而且,艾保权还特意订了一个包间。

这也证明艾保权对李天宇已经非常重视了。

当李天宇跟着艾和平进了包间,一时间给惊呆了。

这包间富丽堂皇、极尽奢华。

英式装修风格,置身其中,跟在欧洲皇宫里似的。

特别是那餐桌,可不是中式可以旋转的圆桌,而是欧式的长桌。

李天宇坐在这头一侧,艾保权坐在王位上,不对,是主位上……

特么的都看不清艾保权脸上的表情。

这还不算是问题,看他表情干什么?

关键说话还要大声喊,要不根本听不见。

艾总你跟你儿子一样浮夸,挑个正常点地方不好吗?李天宇暗自腹诽。

白肤胜雪漂亮大姐姐雪上嬉戏美丽迷人照

除了艾总外,身边还坐着一位女士。

这位女士看起来大概四十岁左右,实际岁数应该更大一些。

远远看上去,保养得很好,举手投足间,透露出十分贵气。

李天宇猜测,这估计就是艾保权的老婆赵雅了。

至于李天宇怎么知道艾保权的老婆的?当然是之前握手的“副作用”了。

“艾总,好久不见了。”李天宇喊道。

那头传来艾保权呵呵的声音:“天宇,你这话说的,昨天不刚见着吗?”

李天宇:“昨天没见,就是打电话来着。”

赵雅瞪了艾保权一眼:“老艾,你不是说亲自接儿子回来的吗?”

艾保权尴尬一笑:“夫人,天宇老弟接咱们儿子的时候,我就在门口远远地看着,我心里痛苦万分,却不敢上前……”

说到这里,艾保权还抹了把眼泪:“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孩子着想,让他在这个社会上磨砺一下,让他尽快成长起来。”

赵雅冷哼一声,似乎没上艾保权的当:“老艾,你就长点心吧你。”

“是,夫人。”

李天宇不禁偷笑,这艾保权果然是个气管炎。

这赵雅可是出身豪门,绝对的上流社会的大小姐。

当年跟艾保权结婚,赵雅可算是下嫁。

艾保权的爱华地产集团能发展这么大,赵雅的娘家助力不小。

所以艾保权在赵雅面前,从来都不敢说一个“不”字,必须当成女菩萨供着。

不过艾保权还是挺没良心的,背着赵雅在外面瞎搞女人,而且还搞了不只一个。

李天宇倒是挺好奇的,艾保权的那些破事儿,赵雅难道不知道?

此时,饭菜相继被服务员用餐车推了上来,放在了每个人的面前。

在这种包间里,吃的当然是西餐。

而且这种长桌也只能用分餐制,要不然还要跑来跑去地弄东西吃,太累太不雅观。

这时,艾和平亲自拎来了一瓶酒状物。

看样子像是香槟。

艾和平给李天宇面前的高脚杯倒上酒,又给自己倒上。

李天宇:“你不是要开超跑泡妞去吗?还喝酒?”

艾和平嘿嘿一笑:“芭翠提香槟,不含酒精,随便喝,不会醉。”

赵雅端着酒杯站了起来,对李天宇说:“天宇,保权他实在不靠谱,和平的事,多亏了你帮忙,我作为他妈,必须得好好敬你一杯。”

李天宇连忙站了起来:“赵姨,分内的事儿,您不用放在心上。”

两人各自喝了一口。

赵雅坐下后说:“唉?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姓赵?”

刚才艾保权没有介绍他夫人,所以李天宇的称呼显得有些突兀。

李天宇眼珠子一转:“赵姨,是保权叔他之前提过。”

艾保权一脸茫然:“我提过吗?”

李天宇挑了挑眉:“您提过呀。”

艾保权摸了摸那张胖脸,这才点点头:“可能是吧,我忘了。”

赵雅:“天宇这孩子就是懂事,不像我们这儿子,太不着调了,天宇,以后你多带带他。”

李天宇心想,这货谁带都一样。

他嘴上却说:“二公子他挺好的,说话有水平,文化素养不低,个人素质也高。”

“嗤!”

艾和平把嘴里的香槟喷在了自己的盘子里。

在桌子底下,艾和平给李天宇点了个赞。

赵雅听了却很高兴:“天宇,以后有什么事你尽管提,保权他如果不帮你,我帮你。”

李天宇眼珠子又转了两圈:“赵姨,保权叔,还真有件事要请二位帮忙。”

赵雅笑着说:“你尽管说吧。”

李天宇:“我最近盘了一家酒吧,再准备几天,就要正式开业了,您二位方便的时候帮我多宣传宣传。”

艾和平眼睛一亮:“酒吧?那好啊,回头给我发地址,我过去耍!”

“多谢,欢迎二公子来喝酒。”

这时,赵雅说:“宣传那当然没问题,我看不仅要宣传,还要过去捧场,你把开业时间告诉我们,我和保权尽量过去。”

这个真是好大的面子。

李天宇连忙道谢。

现在他的目的才算是达成了。

有大人物坐镇,那酒吧的开业典礼也能办得轰轰烈烈,很有面子了。

这顿饭接下来就吃得相当顺畅了。

酒足饭饱之后,李天宇就说要告辞了。

赵雅却说:“和平,你送天宇回家。”

艾和平一抹嘴,站了起来:“好咧。”

就这样,李天宇又坐上了艾和平的那辆兰博基尼。

一阵轰鸣后,大紫色的超跑一边炸街,一边扬长而去。

然而,李天宇马上就发现了不对。

“喂,二公子,我家可不在那边。”

艾和平:“快来不及了,先跟我去接妞,一会儿我再送你回家。”

李天宇心里骂了一句mmp:“这车可只能坐两个人,你接了妞,我坐哪?行了,你把我放街边上,我打车回去。”

艾和平:“别介,我可不能这么干,我妈非得骂死我不可,你放心,我那边也有朋友,我让他送你回去。”

李天宇无奈,这货是个疯子,他只好安心坐着。

一转眼的功夫,来到了一座大学的门口。

李天宇怔住了,上面的牌子上写着——帝都电影学院。

“那妞,不会是这儿的学生吧?”李天宇问道。

艾和平:“废话,我能看上老师吗?”

李天宇看了一眼艾和平。

这货不仅长得像他爹,而且爱好也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