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域雪国,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放眼望去,一片白茫茫。

在这一片白色的世界里,散布着大大小小很多个城池,其中最大的那座城池,便是北洲的首府北二城。

北二城虽然地处北疆,但是这里的人口,却一点也不必其他区域少,甚至比南域的人口还要多一些。

这其中的原因主要是因为,这北洲在被君家征服之前,便已经生活着很多的原住民。

北洲的原住民大多都和慕容氏一般,人高马大,体型雄伟,他们的平均身高竟高大一米九,最高者甚至达到了两米四!

北二城人口之所以如此密集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便是,来自下界各地的冰系修炼者,大多选择在北二城定居。

任何一个修行者,在修行的道路上都需要大量的资源,而在这北洲之地,人口和资源最密集的,莫过于这北二城了。

因此,那些来到北洲修炼冰系能量的修士,在缺乏资源的时候,自然要来到北二城采购必需品。

不过最近这北域的人口好像出现了一些变故,很多修士选择悄然离开。

因为,自从半个月前开始,这北二城之中就不断的有人失踪,而且失踪的都是化神境界以上的强者。

化神境界已经是下界修行之路的尽头了,即便是刚刚进入化神境界的人,也不会那么容易被斩杀。

除非遇到像赵岩那般妖孽的人物,动不动就将人秒杀,连逃跑的几乎都没有。

美女房程程微笑啦

刚开始的时候,没有太多人注意这件事,因为修行的世界里,一个人偶尔不见了,要么是离开自行修炼去了,要么就是被人杀了,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过随着失踪人口的不断增加,尤其是连君家的一些化神强者也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的时候,这才引起了北洲君家的高层和一些巅峰强者的注意。

君家和城中的一些自发组织,也曾经主动去调查此事,但是最终结果却是一无所获,甚至连尸体都找不到。

这件事情越来越透着诡异,让人心悸不已。

正是由于这种诡异事件的发生,那些来到北二城采购的人,在结束了自己的采购之后,便选择立即离开,没有人愿意不明不白的死去。

北二城城主府的深处,这里是一片荒芜的世界,这里的环境和城外的那些荒芜之地一样,遍地的白雪。

每一个地域自有每一个地域的特点。

中洲至尊的宫殿,自然是极尽奢华,到处都透露着贵气。

东洲政通人和,环境宜人,城中居民态度和蔼,与人为善,东洲的建筑虽然奢华,却也到处透着生命的气息。

西州民风淳朴,建筑风格更接地气,即便是城主府,也建设的朴实无华。

南洲贫穷,虽然南二城相对于那些二级城市要繁荣一些,但是,相比较而言,连西洲都比不上。

而这北洲,则是到处透露着狂放,和北洲原住民的气质非常的相似。

这北二城的城主府深处,能够出现和城外一样的环境特点,倒是也不奇怪。

不过在这片荒芜辽阔的后院之内,却是有着一处神秘之地,也被北洲君家视为禁地。

说是禁地,不过是一个掩藏在学弟之下的地下洞穴罢了。

洞穴之中光线昏暗斑驳,一根根火把,随着洞穴之中的空气流动,不停的摇摆着。

一条蜿蜒的地下通道,通往洞穴的更深处,

洞穴的石壁很是粗糙,看上去就好像刚刚开辟出来的一样,还没有来得及打磨和装饰。

那洞穴的深处,隐约间传来呻吟声,那呻吟声中包含着痛苦和兴奋,甚至还有喜悦。

地下通道的尽头,是一个更为宽敞的空间,目测大概有几千平方的面积。

这里可不想地上,没有皑皑的白雪,不过这里的泥土却是黑色的,给人一种阴郁的感觉。

在这方空间的中心位置,有一个几百米平方的深坑,那深坑让人一看,必定触目惊心。

因为那是一个血池,满池子都是暗红色的血液。

在那血池的边缘,还停放着十几具尸体,每一具尸体都是被人一刀封喉,此刻,还有缕缕鲜血从那些尸体的脖颈处流出,发出“啦啦啦”的声音。

突然,那血池的中心位置,冒出来几个气泡,那气泡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大,隐约间可以看到,那血池的平面之下,居然有一张人脸。

“哗……”一个赤身裸体的身影从那血池中间一跃而起,在半空中打了个转,然后旋转着落到血池的边缘。

那是一具近乎于完美的男人的身体,他浑身的肌肉形成有棱有角的线条,无不透露着阳刚之美。

只不过,他的皮肤太过于苍白,看上去比一些女人的皮肤还要白嫩。

那男子梦一回头,从那眼睛里释放出一道阴狠的目光,精神意志稍微弱一点点人,定然沦陷其中。

“汩汩汩汩……”就在这个时候,在哪血池中,再次出现了密集的气泡,只不过这一阵气泡要比之前的气泡更小一些。

“哗啦啦……”又一个赤身裸体的身影从那血池之中钻出来。

和之前那个男子不同的是,这个身影并没有腾空而起,而是站立在血池的中央。

美!

这是一具完美的女人的身体。

那凹凸有致的身体线条,让任何一个男子看了,都会忍不住吞口水。

她双手从腰间划过,径直向上,轻拂她那饱满的酥胸,然后直接将手放在那张绝美的脸上,滤掉脸上的血水,然后向上,十指张开,插入那一头乌黑的秀发之中。

她转过头来,看向那血池边缘的男子,妖异魅惑的双眼,散发着诱惑的光芒。

男子自然知道这女子的存在,他伸出手,示意女子过来。

那女子很是配合的起身,朝着男子漂浮而去。

当两个人的手接触的一瞬间,两个身体同时颤抖了一下,然后那男子猛然间用力,将女子揽入怀中,将脸埋在那女子的胸前,贪婪的呼吸着女子身上的味道。

而那女子,则紧紧地抱着男子的头,很是陶醉的享受着男人给自己带来的愉快的感受。

“大人,要了奴家吧!”女子呻吟着乞求道。

这句话似乎极大的刺激到了男子,男子突然推来女子的身体,然后冷冷的说道:“还不是时候!”

男子说完,转身走向另一边,在那里,有一个血色的蒲团,可以看出来,这蒲团一定是被刚刚血浴结束之后的男子长期坐着造成的。

而那被甩开的女子,却并没有生气,反而满脸笑容的轻语:“还挺能忍,也好,再等等!”

男子果然来到了蒲团的位置,立即盘坐起来。

一缕缕奇异的气息从男子的身上散发出来,径直朝着那倒在血池边缘的十几具尸体弥漫而去。

“滋滋滋……”不多时,那十几具尸体好似被硫酸腐蚀了一般,尽皆化成了血水,融入到血池之中,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轰……”突然,男子的身上气息猛地变强,令整个空间都在颤抖,不过,这空间好似非常的坚固,竟没有任何石块和粉尘落下。

女子迈步,缓缓走向男子,目光越发的妖异。

女子穿上了衣衫,那是血红色的衣衫,看上去就好像刚刚被鲜血染过一般。

她坐在一个石凳之上,端起了一个茶杯,那茶杯中的茶,似乎也是血色的。

一个在修炼,一个在喝茶,气氛很是诡异。

不知道过了多久,男子的身体似乎变了颜色,恢复到了正常人的状态,他睁开眼睛,首先向女子瞥了一眼,然后才站起身来。

他伸手一招,黑袍已经裹住了身体。

他走向地下通道的位置,然后回头说道:“这几天收敛一些,族中已经有人还是怀疑了!”

那女子听了这话之后,好像很是委屈的说了一句:“知道了,还不都是为了你!”

男子没有理会女子的抱怨,头也不回的朝着洞穴之外走去。

感觉到男子已经离开,女子身一松,整个人好像垮掉了一般,浑身的肌肤立即枯萎,就想老树皮一般。

而她那张绝美的脸,此刻也便的狰狞无比,看上去就好像一个蒙了一层薄纱的骷髅,让人不寒而栗。

“小子,再让你得意几天,老娘迟早吃了你!”

君狂人精神饱满的来到城主府的议事大厅,北洲的各方长老人物已经聚集在这里,等待了多时。

一见到君狂人的到来,所有人立即恭敬的行礼:“拜见城主大人!”

“拜见家主大人!”

这里有北洲君家的人,也有一些为君家服务的其他人,自然称呼不同。

称呼没有统一,君狂人似乎也不太在意,他摆了摆手然后看向众人说道:“除了失踪个人口之外,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吗?”

这时候,为首的那名老者站了出来,朝着君狂人深施一礼说道:“家主大人,人口失踪的问题已经刻不容缓,要是再不找出其中的原因,恐怕我北洲君家的事业就要毁于一旦了。”

这是北洲君家的大长老,一辈子为北洲君家奉献,任劳任怨,殚精竭虑。

就连狂放不羁的君狂人,对这老者也是非常的尊敬。

最近为了这化神强者失踪的事情,老人也是忙的不可开交,事事亲力亲为。

君狂人眉头微皱,然后一脸郑重的问道:“都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了,难道还有有任何眉目吗?”

对于这样的一个老者,他提出的问题,君狂人自然不会马虎,尽管他就是那个始作俑者。

“城主有所不知,从半个月前开始到现在,失踪人口虽然逐渐减少,但是失踪人口的境界和实力却在不断地提升。”

“昨日更是有十几名化神后期的强者消失不见。”

“坊间议论,怀疑有人在借助人体修炼邪功,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对我北洲而言,可是一场灾难啊!”大长老越说越担忧。

君狂人虽然是强行上位,不过上任城主的子嗣都被杀了,现在只剩下君狂人这一个,他们也别无选择。

就算是有人想要抢夺,却也不敢出手,毕竟,君狂人可是一路杀上城主之位的人。

而此次从南洲回来之后,君狂人更加的强势,他要强行上位,无人能挡。

再加上,大战老为了顾大局,还力扶持君狂人,这更加稳固了君狂人的地位。

也正是因为如此,君狂人对于大长老更加的尊重了。

“恩,加紧调差,尽快的将此人抓捕归案,什么时候行动,报告本座一声,本座要亲自出手!”君狂人给出了承诺。

“城主大义,乃是我北洲之福啊!”大长老激动的说道。

这时候,君狂人看着下方继续问道:“南洲那边可有消息?”

一提到南洲,再放的这些人的身体都一紧。

南洲发生的事情,他们是最晚知道的,就算是君狂人从南洲回来了,也没有告诉他们南洲具体发生了什么。

不过,南洲的消息在君狂人闭关之后没多久便传来了。

和其他区域的人一样,当北洲的人知道了结果之后,也是一片哗然。

谁也想不到,那个赵北辰居然如此的妖孽,近百名的半步分神,竟然被他一人团灭,敢问这世间还有谁能够压制得住他?

对于南洲发生的事情,君狂人自然是知晓的,对于赵岩的实力,他自然也是非常震撼的。

否则他也不会铤而走险,修炼这种有损天和的功法。

他也是为了应付赵岩将来的报复。

“回禀城主!”一名中年男子从后面站出来说道:“南洲自从南洲事件发生之后,似乎更加的安静了。”

“除了很多的外地人陆续赶往南二城,在南二城安家落户之外,南二城对外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不过南二城内部似乎产生了一些变化,值得关注!”

君狂人眉毛一挑,然后问道:“什么事?”

“大家都知道,南洲当年赖以称霸的猎手军团,在后来的演变过程中沦为了末流。”

“而最近有人发现,那些原本元婴境界的猎手军团成员,大多都变成了化神强者。”

“而且他们身上配备的装备,都是极品宝器,猎手军团的实力,在这短短半个月的时间里,提升了数倍不止。”中年人认真并担忧的回答。

君狂人却是点头说道:“这很正常,那赵北辰自己本身便是炼丹师,能够炼制出极品破神丹,他们南洲猎手军团的那些人,大多也都在元婴大圆满和后期阶段,短时间内提升到化神并不奇怪。”

“而那赵北辰本身也是一个能够炼制出极品宝器的炼器大师,他的身边,更是有梁仙翁等练器大师追随,想要短时间内炼制出大量的极品宝器,也时候正常。”

听了君狂人的话之后,大战老有些站不住了,于是再次开口说道:“城主大人,咱们北洲地处极北之地,虽然修炼寒冰之力的资源很是丰富,不过,这破神丹和金品宝器却是紧缺的很。”

“您看我们是不是想办法和那赵北辰化干戈为玉帛,并且建立贸易关系,这对我们北洲而言,可是大大的好事啊!”

听了大长老这个提议,君狂人陷入了沉思。

他可是三家联军的成员,是主动上门找人家南洲麻烦的人,那君悦城和赵北辰会和自己和解吗?

可是不这样做的话,将来等到南洲实力更为强大了之后,会不会报复他呢?

君狂人虽然脾气暴躁,如今实力也更上一层楼,但是他很有自知之明。

现在的他自己,别说对上赵北辰,就是对上君悦城,他也没有胜算。

而且,如果那赵北辰不顾一切的要报复他,他完可以单枪匹马来到北洲,直接灭了整个北洲君家都不成问题。

既然现在没有来,那么……

“立即派遣得力的人,出使南二城,想尽一切办法,也要和南二城建立商贸关系!”君狂人立即下令道。

“是!”

南二城。

如今的南二城,在短短半个月之后,人气已经超越了南洲事件之前的数字。

要知道,当初近百名半步分神强者压境的时候,南二城的居民可是逃离了三分之二那么多,留在城内的,也不过是区区三分之一而已。

这才短短半个月,人口就如此暴增,当真让人感叹世事无常。

那些在南二城遇难之时离开的人,现在都已经悔青了肠子。

那些人本来在南二城可都是有产业和住宅的,而现在,他们想要重新回归的话,还要重新花钱购置住宅,那些本属于自己的店铺,也都成了别人的。

他们很是不甘心,但是那又如何,当初的选择是他们自己决定的,人家城主和赵先生都已经提醒了他们了,他们要是想要重新回来的话,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而今时今日的南二城,当真是如赵岩说的那般,寸土寸金呢。

不说那些店铺,就是那些普通的住宅,价格也在原来的基础上提升了一倍有余。

现在来到南二城购置房产的人,只能到原来的贫民窟去了,但是当他们来到贫民窟的时候却发现,贫民窟早已不见了,现在那里已经拔地而起了一座座品貌不错的房产和店铺。

而那些房产和店铺的价格,比原来繁华区域的还要高出两成。

那些重新归来的人在见到南二城的变化之后,真是欲哭无泪啊。

南二城涅槃重生,商贸事业得到了大力的发展,来自各个区域的商人,纷至沓来,新店一间接着一间的开张,新房一套连着一套的出售。

那可都是财富啊!

君悦城站在南二城正北方新的城主府高楼之上,俯视着整个南二城,心中甚是喜悦。

在此之前,她何曾想象过,她的南二城,会有如今的规模?

不知不觉间,她的目光落在了城中那个不显眼的宅院。

那里是赵岩的居所。

君悦城看着那里,脸上尽是柔情。

她很清楚,这一切都是那个小男人带给自己的,想一想那个小男人给自己以及南二城带来的巨大变化,她的心里满是甜蜜。

南二城的一家新开的酒楼的最高层,这里只有一个包厢,每天也只卖一桌菜。

酒楼的名字叫做“有家酒馆”。

酒楼很是普通,酒楼的名字也很普通。

不过这酒楼的饭菜可一点也不普通,这才开张没几天,酒楼的生意却是一场的火爆。

究其原因,自然是这件酒馆的菜品绝佳,味道更是一流。

此刻,在那最高层唯一的包厢里头,五名绝美的女子正端坐在这里用餐,和以前的无数次用餐一样,五名女子基本不说话。

为首的粉红色女子放下筷子,看向其他四位说道:“我们要离开了!”

“是!”四名女子简单回应。

“我想要邀请赵北辰前往我清风阁做客!”粉红色女子再次开口。

而这一次,四名女子却是同时皱眉,看向粉红色女子,露出不解的眼神。

“我决定了,用完餐我们就去送请柬!”粉红色女子似乎很是执着,并不在意四名女子的疑惑。

“圣女大人是想邀请赵北辰参加我们的清风秘境?”一名青色女子看着粉红色女子问道。

“是!”粉红色女子并没有否认。

而另外四名女子则是面露异色,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不过随后一名女子又开口道:“阁主不一定会同意!”

粉红色女子看向开口的那名青色女子,眼神不悲不喜,不过还是开口说道:“天下各洲的著名天才,都会收到我的请柬,赵北辰并不是唯一!”

“圣女大人三思!”听了粉红色女子的话之后,四名青色女子立即露出紧张的神色,并提醒粉红色女子慎重。

“决定了的事情,就不更改了!”粉红色女子说完,率先站起身来,走向楼梯。

其他四名女子哪里还有心思吃饭,立即便跟了过去。

酒楼的二楼,也有几个气质不凡的男女在一个包厢里头用餐,其中一个气质温和的男子,刚刚好看到正在下楼的粉红色女子,立即便是眼前一亮。

“清风阁圣女!”男子此言一出,包厢里的人立即转身。

“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个女子吗?”说话的是个俏丽的女子,在说这句酸话的时候,她的眼睛也忍不住朝着窗外瞥了一眼,

仅是这一瞟,她的目光就再也收不回来了。

那女子实在太美了。

一般人看不到粉红色女子的真容,可是她恰恰看的出,因为她拥有冰瞳。

而那正在下楼梯的分红色女子,似乎也注意到了从包厢里射出的目光,于是她扭头看了过去。

当她看到那温和的男子的时候,目光停留了片刻,手中瞬间出现一张粉色的请柬,朝着那温和的男子隔空递了过去。

“半个月后,有请甘云公子做客清风阁!”女子那天籁般的声音,才整个酒楼之内回荡。

这一声,将二楼和一楼所有包厢里的客人都吸引了过来。

虽然绝大多数人看不到粉红色女子的真容,但是,即便是她愿意让人看到的容貌,也已经足够让人痴迷了。

只不过,所有人都能够猜测的出她的身份,没有人敢有非分之想,只能悄悄的议论。

“多谢圣女,甘云必到!”甘云站起身来,很是有礼的回应道。

粉红色女子微微点头,然后飘然离去。

“有什么了不起,她有的我都有,凭什么她就那么受关注?”这是包厢里一个新的声音。

甘云在此,这包厢里的人自然都是来自玄月阁的人。

刚刚那名拥有冰瞳的,自然就是冷凝霜。

除了冷凝霜之外,嫣然也在,而刚刚说花酸溜溜的女子,便是之前出现在流云城的采薇。

“哈哈,采薇师妹,你的男神不是那君山月吗,难道你还在意别的男人的眼光吗?”嫣然指着采薇笑着说道。

“哼,我才不在乎呢?只要我的君山月眼里只有我一个人就够了!”采薇傲娇的听了听精致的胸部说道。

“可惜呀?人家君山月恐怕都不知道你是谁?”冷凝霜一脸惋惜的说道。

只见此时的采薇撅起小嘴不服气的说道:“放心吧,我一定会赢得君山月的真心的,到时候你们可不要嫉妒我!”

其他人只能摇摇头,不再做理会。

而此时的一楼大厅,却开始里关于清风阁的议论。

“刚刚那就是清风阁的圣女越倾城吧?果真如传闻一般的美丽啊!”

“你知道啥?那还仅仅是她愿意让你看到的样子,真正的容貌可能比现在更美!”

“我的天,那该有多美?难道比君城主还美!”

“滚一边去,连君城主你也敢觊觎,你不想活了!”

“等等,难道你认为君城主不美吗?”

“美是美,可惜,只可远观……”

“下面的话,你最好不要说出来,否则没人救得了你!”

“对对对,咱们还是说说清风阁吧?”

“听说清风阁每一代的圣女,都要开启一次清风秘境,那清风秘境好像是清风阁的一个传承地。”

“而清风秘境开启的时候,清风阁的人都会邀请大陆上很多的著名天才一同参加,为的,就是要衬托圣女的天骄之资。”

“你们说,这一次他的邀请,会不会就是因为清风秘境的事情。”

“很有可能,你们没听到吗?刚刚他邀请的可是甘云公子!”

“甘云?是谁?”

“你小声点,人家就在上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