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关琳这几天也很为难。

一来是自己女儿的态度很坚决。

二来,她也不知道该怎么把这件事情告诉自己的丈夫。

但是就这么捂着,这也不是个办法。

捂着肯定是捂不住的,这肚子到时候会一天比一天大,又怎么捂住。

今天晚上之所以会有那番表现,也不是说关琳就修养不够了。

而是她也是想用这样一种方法给女儿和韩朝施加压力,顺便告诉韩朝父母和严慧他们一个自己坚决的态度。

这种事情,不能一开始就让步。

越是让步,越到最后就越没有底线了。

回到别墅,关琳也是直接关上了房门,不想理柳青依。

她也是拿出了手机,停留在柳利的电话前面,犹豫要不要拨通。

到了最后,她还是没有拨通柳利的电话。

花丛中的清纯少女

就是到现在,她还是不知道从哪里开口。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自己女儿现在的这个态度,更是让她没法开口。

也就是在这样一个时刻,她觉得早知道是这样的一个结局,当初就不应该逼女儿离婚。

不过现在说这些,或者埋怨这些都没有任何意义。

又是一天,原本计划昨天晚上就离开虞城的严慧,也没有动身前往京城。

韩朝依旧还是正常点出门。

不过今天他却没有直接去公司,而是开车前往柳青依的别墅,他也是顺道在超市买了一些菜和日用品。

柳青依最近都没去公司,做老板就是这点好,几天不去公司,没人管。

所以最近这几天,她起床也会比较晚。

而且孕妇本身就比较嗜睡。

所以韩朝到了柳青依的别墅,柳青依母女也才刚刚起床。

“妈,我买了一些新鲜牛奶,还有一些青依喜欢吃的小笼包和混沌。”

“你也吃点。”

韩朝看了正准备去厨房的关琳,也是直接说道。

在昨晚韩朝叫关琳是关姨,这会又是叫关琳妈,这就很有意思了。

关琳依旧不理韩朝,自己还是在忙碌自己的。

韩朝将自己买来的早餐,放餐桌上,然后打开。

就在这时柳青依也是从房间出来了。

“我最喜欢的小笼包,我好久没吃了。”

柳青依见到桌子上的小笼包立马说道。

“妈,你也过来吃点呀,这家小笼包很好吃的。”

柳青依看了看在厨房忙碌的母亲,也是随口说道。

“你喜欢的东西,我未必就喜欢。”

“再说了,这外面的东西干净不干净,也不清楚。”

关琳这会终于说话了,不过这言语也是不太中听。

关琳做菜的水平真的很一般。

就是现在柳青依的水平,都远在她之上。

当然这也不能怪她。

她从小做饭就少,嫁给柳利之后,家里更是一直有保姆代劳。

所以某种意义上来说,一开始的柳青依做菜不好吃,其实也是情有可原。

这两天柳青依就在吃的这方面感觉很煎熬。

关琳亲自下厨的机会不多,所以哪怕不好吃,她也不敢挑三拣四。

“妈,你都没吃过,怎么就知道不好吃呢?”

柳青依又接着说道。

说这话的时候,柳青依更是直接起身去了厨房,然后将她拉了过来。

“我已经吃过了,你们吃。”

“我买了一些菜,我把它们放冰箱去,今天中午我露一手,给你们做点好吃的。”

韩朝又是接着说道。

似乎关琳对她的那些白眼和不欢迎,在韩朝这里彷佛一切都不存在。

关琳依旧还是不作声。

不过这几天,她自己吃自己做的东西也是吃腻了。

要不是女儿现在怀孕,真当她愿意下厨了。

所以这会柳青依将混沌和小笼包放在她面前时,她也是假装勉为其难的吃了两口。

真香定律真是无处不存在。

事实上,好吃的美食,大多数人都会觉得好吃。

难吃的东西大多数人也会觉得难吃。

这和优秀的人总是被更多人喜欢是一样的道理。

柳青依看着母亲假装淡定的样子,也是突然间觉得母亲有点小可爱。

韩朝在厨房里忙碌的有模有样。

这里曾经是他战斗过的战场。

他是将冰箱清理了一番,然后将一些菜开始挑挑拣拣,紧接着又是开始切菜。

整个一套流程,很有点大厨的味道。

关琳可从没见过韩朝做饭的样子。

她这会也是斜瞄了几眼。

“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韩朝都是这么给我做饭的。”

“就是现在,他哪怕很忙,只要有空了,他还是会给我做饭的。”

“妈,你知道吗,韩朝做饭可好吃了。”

“你要是吃了,你就知道了。”

柳青依一边吃混沌,一边笑着对母亲说道。

关琳依旧还是默不作声。

不过从女儿脸色看到的那些发自内心的笑容,她也是能感觉到这些假不了。

在这么一瞬间,她站在一个女人的立场,脑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那就是难道自己真的错了?

不过这个念头只存在了那么一瞬间。

可笑,一个男人会做饭就了不起了?

要是那样,这天底下的厨子岂不是个个都要妻妾成群。

男人就应该做大事。

但是这么一想,她又觉得不对。

毕竟韩朝这个年纪,这个背景,有今天这样的成就,就是相比当年的夏天,也当仁不让。

柳家的柳青晖也算优秀的年轻人了吧,相比韩朝,他还是差了点。

单纯的说人貌、能力这些,韩朝无疑是没得挑的女婿。

但是气就气在,这个曾经是柳家的女婿,现在还有别的女人。

韩朝在厨房忙碌了一会,就出来了。

现在做午餐,还是有点早。

他刚才只是做一些前期的准备工作。

把一些需要提前的食材辅料,提前弄好。

“妈,这个花茶,是我托一个朋友从国外弄过来的,据说这种花茶,只有阿拉国的那个大森林才有。”

“这个花茶对女人的皮肤特别好,而且有助于睡眠。”

“我给你泡一杯尝尝。”

韩朝说着也是拿了一个杯子,然后开始给关琳泡了一杯。

关琳依旧还是沉默,表示出一副不屑的样子。

不过当韩朝将茶放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倒是没抗拒。

“妈,如果我和青依的事情,你不好跟爸说,我和青依去一趟广城。”

“到时候要打要骂,我都随他。”

“爸要真是气着了,我就把我这命抵偿给他。”

韩朝又是直接说道。

关琳一听韩朝这么说,也是不自觉的拿起了花茶喝了一口。

别说,这茶还真不错,到底是稀罕物。

其实,有时候搞定女人,搞定丈母娘也没那么难。

“这事,先拖一拖再说,你爸最近身体不太好,而且你二哥最近公司又捅了一些篓子,他也是烦得狠。”

关琳终于开口说了一句正常话。

哪怕她说这话的时候,是对着柳青依说的。

别的不敢说,至少现在关琳没有之前那么大气性了。

这是一个很好的信号。

韩朝和柳青依这会也是相视一笑。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