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一条人为修缮的石子路追击,刘争等人,只需要一路往南就可以到达林邑国。

从朱吾县,再经过西卷县和卢容县两地,便能够到达林邑国。

卢容县就是与林邑国交界处。平时,卢容县因为距离林邑国十分近,这里聚集了不少的商贩,因为他们可以从林邑国手上做一些贸易,进行贩卖赚取钱财。

林邑国国民人数不多,最开始的时候不过三五万人,只是三两个县而已,后来随着这些年的不断扩充领地,占据了周边的一些占族人的山寨之后,又新修建了一些城池,让林邑国的国土面积快速增长。

如今几十年过去了,林邑国的国民拥有三十多万人,大部分都是吞并了附近占族人的山寨,迁徙了那些占族人,扩大的人口。

虽然国家越来越大,人口越来越多,但是因为和大汉朝廷断绝来往,林邑国的科技发展却并不怎么样,加上没有什么矿产,多为树木,很多的铁器,都是要进口。

也是让卢容县聚集很多商人的原因。

刘争一行人,带着三千多兵马聚集在了西卷县的时候,所遇到的情况,和朱吾县差不多。

这里也有遗留下来的数百林邑国将士,负责镇守才刚刚占据了没有半个月的西卷县。

刘争虽说是为了追击范逸,可是遇到了被林邑国占据的县城,刘争还是决定一并收复。

在西卷县的时候,已经是夜晚,刘争趁着夜晚,袭击了西卷县。

斩杀了林邑国的数百将士之后,刘争索性没有继续追击范逸,天色已晚,虽然月亮挂在空中,照亮了大地,可刘争麾下的军士,也劳累的一天,继续赶路得不偿失。

居家服美少女图片

反正下一站,就是卢容县,到时候势必会和林邑国的人见面,刘争仅凭三千人马,很难和范逸对抗,倒不如在卢容县停顿,然后修养片刻,等后面的大部队到达之后,再做打算。

这一晚,刘争睡得并不太平。

脑子都是之前那个老妪所说的话,心中愤慨越发令他神情不悦,一直在等着天亮,等天一亮,他就要带着自己的人马,直接杀去林邑国,平了林邑国的皇宫。

午夜时分,文聘所率领的后续部队,也赶到了西卷县。

和刘争的先遣部队聚集在了一起,九千多人马,分散在了朱吾县和比景县各两百人,如今在西卷县,差不多还有九千兵马。

刘争安排了一下这些兵马的休息之后,让大伙简单吃过一顿饭,然后休息四个时辰。

天一亮,刘争又命人继续升锅造饭,再次让兵马休息了片刻之后。

刘争便开始给在场的将士们提升士气。

吃完早饭。

西卷县城外。

九千兵马,依次站立在一旁。

“将士们!”

刘争站在城楼上,用胸腔,冲着城外发出了一声呐喊。

底下的将士,都不敢说话,一个个看着城楼上的刘争,等待着主帅的命令。

“发生在比景县,朱吾县,还有西卷县的事情,只怕你们都已经知道了吧。”

刘争停顿了片刻,然后缓缓的说了一句,他此时也在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将这件事情描述出来。

“林邑国的那些畜生有多残忍,想来不用我再跟你们废话了,我就问你一句话,如果有人趁着你不在家,杀了你的父亲,强占你的妻子,还要抢走你的女儿,你能够忍受吗?”

“不能!”

底下,九千人发出了一声怒吼。

“对,不能!我也不能,我不仅不能够忍受,我还要对这些混蛋发起进攻,将他们完消灭,让这些灭绝人性的家伙,部杀死,一泄心头之恨!”

“眼下,那些混蛋都在不远处的林邑国,虽然我不知道林邑国的防御如何,兵马多少,但是我刘争,势要为被林邑国杀死的百姓报仇,为被抢夺的百姓报仇,解决那些百姓于水声火热之中!”

“解决百姓,屠杀林邑国!”

徐晃跟着吼了一句,那身后的九千战士,立刻也跟着发出了一阵阵的怒吼。

“解决百姓,屠杀林邑国!”

“解决百姓,屠杀林邑国!”

“解决百姓,屠杀林邑国!”

……

看着已经被刘争调动起来的气氛,刘争当即一挥手。

“出发!”

看着天色已经大亮,刘争便不再有任何的犹豫和停顿,当下带上这些兵马,冲着卢容县快速行军过去。

西卷县距离卢容县不过几十里地。

刘争等人又是心急被掠走的百姓,所以采取的快速行军,仅仅一上午的时间,就带着大军,来到了卢容县。

卢容县,这里受到的创伤是最少的,因为贸易繁荣,这里比林邑国的都城还要繁华,林邑国正是看重了卢容县的繁荣,才会将他完好无损的保存下来,并且这里有不少人,都和林邑国有来往,甚至通婚。

所以林邑国的人,占领卢容县并没有费什么手段,只是派遣大军围城,然后直接让人去游说恐吓卢容县的县令,就成功将卢容县说降。

而刘争的九千到来的时候,卢容县却是大门紧闭,城楼上有不少的兵马防守的样子。

似乎这些人早就已经得到了一些消息,知道了刘争的大军会到来。

刘争知道这个城池,之前是属于大汉朝廷,所以到达这里的时候,并没有直接强攻,而是来到了城门下。

阴冷的冲着城楼上看了一眼。

片刻之后,冲着城楼上吼出一句话。

“我乃大汉新任州牧,现在命你们立刻开门投降,重新回归大汉的怀抱之中,否则打破城门,所有守城军士,视同通敌叛国处理!”

第一遍的时候,城楼上的人并没有什么动静,刘争也不在乎,而是继续冲着城楼上说了起来。

一连说了三遍,嗓子说的都有一些干了,城楼上的人也终于听清楚了刘争所说的话。

可是却没有人敢行动,在没有得到上司的命令,这些小兵就算自己想要打开城门,也没有这个权限。

“很好,既然你们选择通敌叛国,那我成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