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树匆匆,虚空成幻影!

冬毅正在疾驰,他并没有飞驰于虚空,而是疾驰于古树间。

他的气势很低沉,速度并不快,就像是一只古虎驰骋于山林间,时而会停下来,看一看这山间的风景,任山风佛面。

他并不像是决战万道的武修,更像是一个观山阅境的游子。

但。

如果细看便能够发现他眼底闪光,对于四周微小的变化都极其在意,稍有风吹草动,他便会抬首,隐晦的做出防御姿态。

当然。

如果不细看,冬毅便像是对四周微变得敏感,对于世间美景的留恋,将游子的神态等演绎的惟妙惟肖。

他虽然在观山,品读世间美景,闲庭信步,肉眼所见,他速度并不快,可仅仅一个时辰,他便横渡千里,而他的方向也是个问题。

一般来说,如果想要品读万道美景,需要深入其内,观山势品精气,可冬毅的方向并非是万道秘土,而是朝着那出口的方向飞驰。

实则上,他很迅速,只是那游子的姿态,让人们很容易忽略了他的速度。

沿途,冬毅曾遇上十多位人物,可冬毅动用了易容术,在场能够认出他来的人并不多。

气质美女洁白短裙白嫩肌肤花丛唯美写真图片

而且。

从冬毅的表现上来看,他就是一位散修,以游历的心态驰骋于万道秘土,就更不令人瞩目了。

他自万道秘土深处而来,正在撤离,从其衣服上的风尘来看,冬毅距离秘土出口不远了,估摸着最多一日便可横渡万道秘土,踏出万道秘土。

他双目灼灼,深吸了一口凉气,让有些疲倦的身躯与紧绷着的精神放松一些,服用了一枚丹药,让体力复苏,精气神更强盛。

这里早已远离了万道秘土深处,那一场风雨即便是落下来,估摸着亦很难淋湿他的衣服。

“但愿你们能够活着回来!”

“你们是势力的功臣!”

冬毅双目微红,他能够想象此刻那些人物所要面对的局面,但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如果不尽快将那瑰宝带回势力,则那些人物的付出便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但。

势力每个人都会记住他们。

当体力及精气神等面复苏,冬毅深吸了一口气,徐徐向前,到了这里,他依旧不急不躁,因为他知道在万道秘土的出口,极有可能会有强大武修坐镇。

然而。

就在其闲庭信步,赏花观山之际,几位人物自远方飞来,落在了冬毅面前。

冬毅双目隐晦的一寒,身躯紧绷,微微抬首望向那几人。

那是三位人物。

为首的是一位青年,器宇轩昂,虽然只是观道神帝,却傲气的很,像是要俯视众生一般,在其身旁还有两人,皆是微域神帝。

这让冬毅双目一闪,紧绷的心脏亦舒缓了下来。

即便这三位人物想要对付他,只怕都不够看。

当然。

那为首一人肩头上的一只鸟则引起他的注意,那只鸟与其主人相同,眼睛披靡,非常傲气,鸟喙锋利,像是一柄利刀。

那只鸟足有三尺高,站在其主人的肩头,其高便超过了主人。

不知道为何,冬毅再看见这只鸟时,便想到了另一只鸟。

那是一只没品没德该死的鸟。

冬毅可是恨透了那只鸟,如果此生还可再相见,冬毅一定要将其生吞活剥了,因为那只鸟让冬毅凄惨无匹。

那是他一生的污点,每每想起都是剧痛。

冬毅本想远离这里,不愿意和来人接触。

然而,那三人像是认出了冬毅,禁自飞了过来。

“嘿嘿,冬兄真的是你?”

那为首人物惊喜的喊道:“先前便发现了你,只是你容貌不同了,要不是小灰提醒,我们差点便错过了。”

“你认错人了!”

冬毅双目骤然凌厉起来,发出灿灿寒光,他没有想到来人竟然能够看破他的易容术。

“冬兄,你可莫要骗我们了。”

那为首人物并没有放过冬毅,笑着说道:“你那易容术的确非凡,我们可是看不透,但小灰能够从你的气息中判断出来。”

“……”

冬毅抬首,望着了那只鸟,又是这种该死的生物。

他无懈可击的易容术,在这种该死的生物嗅觉下无所遁形。

“你们是何人?”

冬毅隐晦的做出了防守姿态,这些人来历不明,他最担心的便是这三人大喊大闹,将万道秘土的祸患惹出来。

“冬兄,你这是贵人多忘事啊。”

那为首青年笑着说道:“我们曾在玉月盛会中见过,我们还曾与您聊上几句呢?”

“冬兄,可还记得我们?”

那青年满脸崇拜,对冬毅很是敬重,并且提及数百年的玉月盛会。

“玉月盛会?”

冬毅微微一愣,那场盛会他自然记得,但实在想不起来这几人了。

“咳咳,我们那时不过是至尊而已,能与冬兄攀谈几句就很激动了,冬兄不记得我们,但我们却是记得冬兄。”

那为首的青年满脸笑意,说道:“当时,我们可是坚持称呼冬兄为冬前辈,而您则幽默的说,这是把您喊老了,让我们改口喊冬兄。”

冬毅努力沉思,隐约间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哦,我好想有点印象。”冬毅笑道:“你们这是做什么?”

“我们刚进入万道秘土,要在里面闯荡一番。”

那为首的青年笑着说道:“可我们还没有进入呢,便遇上了冬兄,当然这是小灰的功劳。”

小灰得意的扬了扬脑袋,相当傲气。

“……”

冬毅脸上含笑,可却想将那小灰活活掐死。

“冬兄,我们很感激您,要是没有当初您的另眼相看,就没有我们今天的成就了。”

那为首青年庄重的说道:“虽然这里没有酒楼,但我们依旧要请冬兄喝上几壶酒。”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又喝酒?”

冬毅挥手道:“你们要闯荡万道秘土,而我要赏花弄月,这酒就不喝了吧?”

“可是……”

“怎么?”

冬毅见三人面有难色,心中不禁一沉,但依旧笑着问道。

“其实,不瞒冬兄,我们来得匆匆,对于万道秘土所知极少,而宗门师兄师姐们皆已深入,因而,我们想请冬兄和我们讲讲这万道秘土。”

他们满脸尴尬,深怕冬毅会拒绝。

“哈哈,原来如此!”

冬毅笑了笑,心中不禁微微一松。

但他依旧觉得在这个时候喝酒很不妥。

“据闻,这两日万道秘土发生了一场动荡,出入口都有些戒严了。”

那为首的青年脸色微微一沉,说道:“我们这个时候进来,着实有些不安,想请冬兄指点指点。”

冬毅表情不变,但心中则是一沉。

“戒严”这两个人让其心中发紧。

显而易见,人们已经盯上了五大势力,并且猜出了他们的意图,在出入口设局,如果不明局面,只怕就是自投罗网了。

以冬毅的情况,当属最快离开万道秘土最佳,但如果那出口有强大武修坐镇,就变得不同了。

这顿酒还真要喝了。

“好,那就坐下来喝上一场,我为你们说说这万道秘土!”

冬毅笑呵呵的答应下来。

他想从这三人的口中得知出口的一些情况,以及这三人是不是遭到了盘问,乃至于动用易容术,以这三人的容貌出去是不是可行等。

这是一顿好酒。

冬毅虽然极力想要保持清醒,但那三人劝酒是相当给力,不多时,他们便喝得醉醺醺的了。

那只鸟本是安静站在那“徐灿”的肩头,可喝嗨了后,竟然没有任何形象,与冬毅称兄道弟,更是飞落下来,站在了冬毅的肩头上。

冬毅本是很抗拒的,自那件事情后,他对鸟类非常敏感,非常不愿与鸟类称兄道弟。

而且。

要不是这只鸟的颜色与那只鸟不同,利爪与那只鸟不同,身躯与那只鸟不同,处处与那只鸟不同,估摸着冬毅就要活活掐死这只鸟了。

不过。

这只鸟喝嗨了后,其形象与气质倒是与那只鸟有些相同,一样的傲气,一样的没有酒品。

他为三人详细解释万道秘土,而三人也给出了他想要的答案,那出口的确有五位天域神帝坐镇,除非五大势力有同等人物,否则想要突围,便如登天。

酒过半巡,冬毅与徐灿等人早已是心心相惜,不知为何,这种感觉让其想起了那只鸟以及那该死的几个人物。

或许是酒精刺激了冬毅,让其徐徐说起了那几个没有武德的家伙。

“他们太不是东西了,一点都不讲武德,在背后下黑口……”

冬毅絮絮叨叨,简直快要落泪了:“还是你们好啊,以后你们行走于万道秘土,可千万不要与陌生武修把酒言欢,更不要陷入太深,要时刻提防与警惕……”

“若是可以,直接下黑口,先干翻他们。”

“怎么下黑口与干翻?”那只鸟瞪大眼睛,虚心求教。

“就是趁其不备,在其背后狠狠敲一闷棍。”冬毅咬牙切齿的说道。

“是……这样么?”

一个声音响起,带着一股熟悉的强调,在冬毅背后响起。

冬毅先是发懵,像是醉酒后的幻听,可越想越不对味,这个时候怎会响起那只恶鸟的声音?

他忍不住回首,完是下意识的动作,可他看到的却是一个深黑的锅底,那锅底好大好黑。

“锅底真特么黑啊!”这是冬毅昏死前的最后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