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对着那名隐于树后的修者隔空喊话之后,挑衅一般的腾空而起,朝着远处的黑色森林急速飞去。虽然凌并不认得对方,但凭借以往的经验,他知道对方既然敢在凤麟学院的山脚下埋伏自己,说明对方一定有着绝对的把握,或者说对方很可能已经封死了通往山顶的路。也正是因为如此,凌才决定和其他修者反其道而行之,远离凤麟学院,逼迫对方追击自己,再想办法逃离此地。

和凌同行的十数人中,修为最弱的是白落寒,她的修为堪堪在出窍境巅峰。不过因为有岳锋在其身边相护,她的速度也没有被众人落下多少。一行人心无旁骛,借着月色向远方拼命奔走。

其实若要比拼速度,凌的圣龙渡施展到极致时,他自信可以轻松甩开身后的追兵,但是凌如果那么做,就会将剩下的同伴暴露在那些神秘敌手的攻击范围之内。尤其现在众人并不知道对方的目标到底是谁,若他们针对凌且还好说,但他们的目标若是其他人,凌绝不会独自逃遁而去。凌一边回头张望,打量着追兵与己方众人的距离,一边散出神识,提防前面可能布下的埋伏。

“凌,听说你是华夏大陆今世的天授传承之人,怎么现在如同丧家之犬一样,只顾逃命啊!你要真是条汉子就停下来,跟我大战三百回合!”就在此时,之前隐在树后的那名修者高声喊道。

“你想得美,想要小爷停下来,除非你有追上我的本事。再说了,你是谁啊?为何无缘无故地埋伏我们,看你的身手还不错,只不过体内真气的运行轨迹有些奇怪。我猜,你若不是以杀证道的雇佣兵,应该就是域外的生灵吧?可是万灵星域的那些人早就已经离开华夏了,莫非你是余孽?”凌虽然在逃命,但是那张嘴可毫不示弱。他一边疾驰,一边对着那名追赶自己的修者高声嚷道。

“万灵星域?哼,那群土鸡瓦狗怎么能和我们相提并论。他们只是受人蛊惑的可怜虫而已,而我们的体内才流淌着世间最为高贵的血统,你们,或者万灵星域,都只是下等的贱民而已。”当听到凌怀疑自己是万灵星域的修者时,这名壮汉眼角流露出一丝不屑,他冷冷地望着凌等人,开口说道。此人对于自己的血脉十分自信,在他眼中,除了他们那一域的人,其他修者皆为蝼蚁。

听到这名壮汉的话,凌心中一动。他表面上不动声色,一边打量着前方的密林,一边对吴道传音说道:“吴胖子,我去吸引那人的目光,你去下方布置阵法,今天咱们一定要将他擒下。”

凌说完,突然在虚空中停住了脚步,他立在半空,转身对着那名修者说道:“既然你那么自信,那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资本!你说自己并非万灵星域的修者,而且听你的话也不是华夏中人。那么,你无非只有两个身份,第一,你是仙域的弃徒,第二,你是异域的人!你身上并没有仙域的气息萦绕,所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就是从异域横渡过来的吧?”

听到凌的分析,不仅那名壮汉微微一愣,就连和凌同行的十数名修者也呆愣在了原地。异域这个词对于众人来说既熟悉,又陌生。说它熟悉,是因为异域和华夏本就是同一颗星辰,但是却生活在不同的位面而已。换句话说,华夏和异域的关系就如同一奶同胞的兄弟,只不过一个在明处,一个在暗处。说它陌生,是因为自古以来异域曾无数次的侵扰华夏,对异域中人来说,他们才是华夏真正的主宰,才是血脉最为纯正的炎黄子孙。而现在生存在华夏大陆的人们,只是窃取了华夏祖辈机缘的阴险小人。所以,历来只有异域入侵华夏,但华夏却对异域知之甚少。

“有点意思,世人都说凌聪明绝顶,心思敏锐,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能通过短短的三言两语便猜到我们的来路,的确有骄傲的资本。不过纵然你聪慧无比,今天依旧难逃被我击杀的噩运。天授传承之人不是华夏大陆的独有血脉,在我异域的历史上也有天授传承之人出没,我知道这种人若成长起来,必然能够傲立星空数万载,所以,今天留你不得!”壮汉面色转冷,沉声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就在那名壮汉手持利刃,准备冲向凌的时候,凌突然抬头望向壮汉,不经意地问道。

“嗯?为什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是因为担心自己堕入幽冥之后不知道是谁杀的你吗?好,那就让你做个明白鬼,我叫丁信,是异域东方尊者虬龙的手下!”壮汉望着一脸无害的凌,冷声答道。

乖乖俏样清凉萝莉秀丽迷人

“丁信?嗯,好名字!不过我们这里有十五名修者,而你只是孤身一人,你怎么就那么自信可以将我击杀呢?别对我说你身边还有二十九名修者,你心里清楚,他们根本一点用处都没有!”凌看似在咀嚼着丁信这两个字,其实则是在为吴道争取布阵的时间。他沉思半晌,突然仰头对丁信朗声说道。

而在丁信刚刚发愣的瞬间,凌已经接到了吴道的暗示。吴道只对凌传音说了八个字:“阵已布成,请君入瓮!”

“哈哈哈,凌,你太天真了,纵然你们有十五名修者,可是你们都在困龙境上下,而我已经是至尊境初期的红尘仙了。我想你一定听过这样一句话,不为至尊,终成蝼蚁,别说你们有十五人,就算你们有一百五十人,也绝对不是至尊境强者的对手。所以,我劝你们还是乖乖地束手就擒吧,免得受皮肉之苦。”丁信望着凌单纯的神色,嗤笑一声,不屑地说道。

“唉,世界上就是有这么多狂妄的傻瓜,你会为你的自以为是付出惨痛代价的。”凌对丁信的杀意无动于衷,他摇了摇头,轻笑着说道。而后,凌暗中对其他人传音说道:“这丁信的目标是我,一会儿我会在密林中与他交手,你们趁此机会赶快离开。吴道已经在下方的原始丛林中布下了弥天杀阵,就算我和吴胖子不能击杀他,也不会让他讨到一丝便宜。”

“不行,小,这样太危险了,我们几人从进入神武学

院的时候就和你在一起,如今强敌在侧,你觉得我们是那种丢下朋友,独自逃命的人吗?”易寒轻笑一声,对凌传音说道。

“我和老黄虽然与你相处的时间不如易兄和卜兄弟,但是我们敬重你凌的为人,你这个朋友我们交定了,所以,我们也不会离开的。”游龙白衣胜雪,潇洒如仙,他眼中神芒闪烁,传音说道。

见四人都不愿离去,凌只好扭头望向岳锋三人和唐槿萱等三位女子。说实话,相对于游龙和易寒四人来说,凌更加担心岳锋三人,因为这三人的修为远不及他们几人,如果真的发生什么意外,凌觉得过意不去。而唐槿萱三位女子虽然修为高深,但是她们没有义务和自己一同对抗异域的凶人。即便凌和端木雨涵、安洛烟并非情侣关系,凌也不想她们二人以身犯险。

“凌兄弟,我们当初在极寒绝境中都一起闯过来了,现在还怕他区区一个异域的修者吗?”岳锋扫了一眼空中的丁信,朗笑着说道。岳锋本就是豪爽之人,所以他并没有以神识传音,而是粗着嗓门高声吼道。

“君生我生,君去我亦追随!端木姐姐和安姐姐应该也不会离去的,所以,你不用再劝了。”唐槿萱看了看凌,眼中闪过一丝决绝,娇声说道。

看到众人纷纷表态,慕容长风无奈地摊了摊双手,笑着说道:“这样看来,现在就剩下我和小和尚没说话了。这小和尚慈眉善目,一看就知是重情重义之人。至于我嘛,反正我也没事干,还不如跟你一起会会这个所谓的异域之人,就当是拿他寻个开心吧!”

慕容长风的话让凌等人略感意外,其他人若留下来是因为他们和凌交情莫逆,但是慕容长风仅仅和凌相识不过一天,就愿意和凌一同迎战丁信,那只说明了一件事,慕容长风并非胆小怕事之人,而且从他的言行看得出来,他之所以留下来并不是真的想要寻个开心,而是想和凌共同进退,这表明他已经将凌当做了朋友。从这点便可以看出,慕容长风虽然身为多情阁的修者,被世人所厌弃,但是在他浮夸的言行之下,隐藏着一颗忠义热血的赤诚之心。

“慕容长风,就冲你今天的所作所为,我收回对你的成见!以前是我门户之心太重,错怪了你,你是个值得结交的真汉子!”黄晟通对着慕容长风抱了抱拳,朗笑着说道。

“道歉的话就免了,如果我们还能够活下去的话,你就请我喝酒吧!”慕容长风对着黄晟通微微一笑,豪迈地说道。

“这顿酒我替他请了,等我们将这丁信解决之后,再回醉梦居把酒言欢!”凌接过话茬,高声说道。

“好,那今天就让我们酣畅淋漓的大战一场吧!”听到凌的话,其他人纷纷点头,豪气干云地说道。

话音刚落,就见凌一马当先,冲向丛林,其他人也紧随其后,落在吴道布下的阵法之内。人们对着天际的丁信遥遥挥手,大战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