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法欲红尘的佯怒之态,凌瑀连忙对着法欲红尘连连摆手,陪笑着说道:“老爷子,您别动怒嘛,咱有事好商量。”

凌瑀看得出来,虽然法欲红尘对自己吹胡子瞪眼,但其实这位老人家并未真的动怒。而对方这么做,就是在演戏而已。

因为一个真正暴怒的修者,气息是有变化的。

可是法欲红尘虽然瞪着一双虎目,但是他的气息却极为平稳。

而且,法欲红尘眼中并没有一丝杀气,反而十分安和。

“商量?你这小滑头,如果不跟你来硬的,你是不会强出头的!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有些时候,适当的隐忍是好事,但是有些时候,也不能一味的明哲保身啊!”

法欲红尘话锋一转,眼中浮现出复杂的神色。

良久,法欲红尘终于回过了神来。

他看了看凌瑀,收起了之前的怒意,语重心长的说道:“小子,其实我久居天池幻境,有很多事情并不如你那么熟悉。

而相对于我来说,你是更加自由的存在。

你不是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的弟子传人,因为如今的乱世中,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枭雄。而你,恰恰没有那些圣子身上的迂腐之气。”

粉色可爱少女粉嫩人体泳池清新甜美写真

“老爷子,您这是夸我还是骂我呢?您说吧,到底希望我怎么做?

我知道,有些事情躲是躲不过去的。既然这样,那还不如力一搏,只有被置于死地,才有绝处逢生的转机呀!”

听到法欲红尘的话,也收敛了之前的嬉皮笑脸,正色道。

“嗯,这才是我印象中你的样子。不招摇,但是却也不畏惧。最主要的是,和那些圣子相比,你足够无耻!

这世上的正人君子很多,伪君子也不少,而真小人更是不计其数。

只有你,身上带着一丝痞气,但是却又不拘泥于世俗的条条框框。

我想,也许只有你这样的人,才能创造奇迹吧。”

法欲红尘非但没有训斥凌瑀的不羁,反而眼中充满赞许。

法欲红尘顿了顿,继续说道:“其实,这一次来到华夏为恶的无名天尊我都有所耳闻。

化为你的样貌为祸苍生的天尊名为蚩血冥皇,而且,他也是赤鬼和雷王背后的撑腰之人。

之前华夏所有的乱事,都与这蚩血冥皇有关。

那位被苏道友击杀的半步天尊名为百炼天尊,百炼天尊擅长炼器,是星海中少有的炼器奇才,只是,他走了邪路。

而在五位天尊之中,还有一位墙头草的天尊。他名为傀砀天尊,也就是擅长傀儡之术的半步天尊。

剩下的两位天尊则是对华夏并无恶意的两人,红衣老叟名为红极仙翁,原本是星海前辈,这一次是受蛊惑而来的。

最后一人名为九劫天尊,他也是在五位天尊中,修为仅次于蚩血冥皇的存在。因为他,也是货真价实的天尊境强者。”

听到法欲红尘的解释,凌瑀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在侵扰华夏的五位天尊中,竟然还有这样的关系。

由此看来,这一切都如自己之前猜想的一样,可以试着分化这些人。

百炼天尊已死,傀砀天尊和蚩血冥皇亲近。

那么剩下的红极仙翁和九劫天尊,便是自己拉拢的目标。

望着凌瑀眼中的思忖之色,法欲红尘瞬间猜到了对方心中所想。

他暗自点了点头,对这位初次相见华夏后辈越发喜爱。

而后,法欲红尘继续说道:“红极仙翁性格暴烈,沾火就着,虽然是可以深交的人,但这种性格也很容易被人利用。

九劫天尊乃是历经九世劫难的至强者,他的修行轨迹和你那位叫吴道的朋友有些相似。

只是,若论及修为的玄妙程度,九劫天尊却不及吴道,因为吴道可是曾经的九鼎天尊啊!

九劫天尊虽然沉寂星海多年,但是此人有勇有谋,有胸襟,也有头脑。他虽然不太懂得变通,但是却刚正不阿。”

“您的意思是……我可以拉拢九劫天尊和红极仙翁?利用他们两个人的修为来化解华夏的劫数?”

凌瑀瞬间便猜到了法欲红尘的意思,顺着对方的话说道。

“哈哈哈,怎么做你心里应该有自己的想法,不需要问我。

凌瑀,我老了,很多事情都无能无力。

而我现在能做的,只有帮你阻断蚩血冥皇的窥探,使他无法寻到你。

但是最后你究竟能够走到哪一步,又能否化解华夏劫数,都看你怎么做了。

记住,只要没到最后一刻,那么一切都尚有转机。逆转乾坤,往往都在刹那之间啊……”

法欲红尘手捋长须,他的话虽未点破,但其实早已给出了答案。

身为天池幻境之主,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吧。

“凌瑀,我知道你已经回到了华夏。而且,我相信你也应该知道我的目的是什么。如果你是个聪明,就应该做出明智的决定。因为你的一条命,可抵华夏亿万生灵啊!”

就在凌瑀和法欲红尘交谈之际,突然自天穹上响起一阵如雷鸣般的低吼。那吼声威严浩荡,宛如天神法旨,临落凡尘。

当吼声响彻之时,华夏所有的洞天幻境均有所感。

天际的六道灵符好似被激活了一般,散发着璀璨的神芒。

那些神芒荡向大地,所过之处山海成尘,将万物湮灭。

而此时,法欲红尘也感觉到了一丝异常,他眉头紧锁,遥望天穹。

法欲红尘乃是幻境之主,对威压感知的最为强烈。

在法欲红尘看来,幻境之外的灵符如同一支蓄势待发的利箭,已经对准了天池幻境,随时都有毁掉这里的可能。

法欲红尘早已料到蚩血冥皇会对华夏幻境出手,但是他没想到,这一切竟然来得这么突然,根本不给他反应的时间。

电光石火之间,法欲红尘眉头紧锁。他一把拉过凌瑀,手指微动,将虚空刺破。

顷刻间,一道直径约有八尺的时空隧道显化而出。

法欲红尘一边将凌瑀推向时空隧道,一边对他传音……

当时空隧道显化之时,整片天池幻境都在剧烈震动,好像有人打开了不属于这片世界的大门,召唤出了异界生灵一般。

而此时,法欲红尘也不再如之前那般的慈善。

他凝望苍穹,身上涤荡出一阵仙王威压,让凌瑀为之动容。

法欲红尘右手破开虚空,将时空隧道召唤而出,同时将凌瑀推向那一处好似可以湮灭虚空的神秘空间。

而法欲红尘的左手则以指为剑,点向苍穹。

随着他的动作,一道金芒破指而出,将天池幻境稳住。

法欲红尘微微张口,一段密语传入凌瑀的心海,那段只有凌瑀和法欲红尘能够听到的私语在二人心头响起,无比神妙。

当法欲红尘将凌瑀推进隧道的时候,也终于止住了言语。

“前辈,这么做……真的可行吗?”

就在不久之前,凌瑀好像从法欲红尘的口中听到了什么。他一脸震惊地望着法欲红尘,脸上浮现出无奈的神色。

“可不可行我也不知道,但是你这么做最起码有一点好处。那就是可以远离华夏幻境,避免我们受到波及。”

法欲红尘望着凌瑀欲哭无泪的神情,一脸无害地说道。

“我……老爷子,你这是坑我啊!难道为了华夏安宁,您就真的置我于不顾了吗?您说的守护华夏都不算数了吗?”

感受到自虚空隧道中传来的无穷吸力,凌瑀哀嚎道。

“放心吧,只要你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一定会看到华夏浩劫的转机,但至于你是否能够抓住,就看你自己的了!”

在凌瑀的身后,法欲红尘的话幽幽传来,好似万丈幽谷深处的一抹禅音,忽近忽远,如梦如幻。

当凌瑀步入隧道之后,法欲红尘轻轻挥手。

随着他的动作,隧道缓缓闭合,一切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直到凌瑀的最后一丝气息也消失在了天池幻境中,法欲红尘的眼中才流淌出一抹复杂的神色。

他遥望天际的那一张若隐若现的灵符,轻声叹道:“小子,别怪我无情。其实我这是在磨练你呀!

我已经依照先生所说,将你推上那条路了。而我们也将所有的赌注都压在了你的身上,如果我们输了,丢掉的可不仅仅是我们的性命,还有这颗沉寂了无尽岁月的华夏祖星。

若你赢了,那么一切都好说。但你若要输了,我们这第一道界将再无崛起之日。华夏兴亡,在此一举了!”

“大人,蚩血冥皇的法旨已经横亘在了天池幻境的上空,我们现在该如何应对?需不需要我离开长白山,以华夏亡魂之力将法旨击碎?”

就在这时,一道冰冷的声音从法欲红尘的身后响起。

那道声音没有一丝感情,好似万年寒冰,坚而不化。

听到身后修者的询问,法欲红尘轻轻地摇了摇头,开口说道:“不用了,我天池幻境虽然不是星海凶煞之地,但也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击破的。

蚩血冥皇这条疯狗其实一直在试探我们,同时也在逼迫华夏的幸存者。

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本领能破开天池幻境!”

法欲红尘说完,缓缓转过身形。

他凝望着面前一位浑身笼罩在黑袍中的修者,眼底划过一缕不忍之色。

良久,法欲红尘再次开口:“你去看看你妹妹吧,如今她再见凌瑀,心绪有些不稳。

华夏已到了生死存亡之际,容不得我们分心啊!我相信,她会听从你的劝告的,天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