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孟婆盛汤像是一种仪式。

亘古不变!

但在孟婆醒来的那一刻,凌风便知道了,孟婆盛汤不仅仅是一场仪式。

那破旧的碗只怕就是孟婆的武器,一旦孟婆醒来,破旧的碗就要发出属于它的光雨及天威。

哪怕是浑浑噩噩。

哪怕是永不苏醒。

孟婆手里都有那只破旧的碗,就更证明那只破碗对于孟婆的重要性。

天知道他要是搞掉了孟婆的碗,她会发什么疯。

有一点可以肯定要是有妖兽敢打仙刃的主意,凌风便会把十二道烹饪的调料放在砧板上。

喀擦!

翌日,那破碗上多了一抹裂痕,比先前的两道更深,几乎要把整个碗都撕裂了,凌风的小心脏都有种被利器轰击的狂跳感。

冬季唯美女孩私房落華

要命啊!

叶魔女那面动静就不能小点吗?

凌风怕啊。

他怕被恢复状态的孟婆按在地上摩擦。

别人已经赠予他一场大造化,结果他好不要脸的又打了别人碗的主意。

自古饭碗这个东西最碰不得啊。

“还有一天时间,坚持一下!”

凌风虔诚的说道,世间二十天,道空星匆匆两百年。

喀擦!

傍晚时分,破碗上又多了一道裂痕,这让凌风炸毛了,因为破碗几乎要被劈开了,估计到明天真的要土崩瓦解,凌风脸那个抽啊抽的。

“要不和她说这是因为道空星?”

“还是和她说岁月恒久,破碗坚持不住了?”

凌风在思考对策,要欺骗孟婆:“这样的理由,她信吗?”

显然。

凌风觉得这个理由连他自己都欺骗不了,破碗本就属于孟婆,里面有什么剧变,孟婆应该更清楚,这一点上不容易欺瞒。

“要不跑路吧!”

凌风恶魔般的笑道,可仔细想想孟婆那等人物要真的苏醒了,世间万道还真的很难逃跑。

除非他们能够打破碧落。

“其实,沉睡很好啊!”

“人这一生太疲倦了,她不该这么努力的。”

凌风自我安慰道,要是叶魔女在这里一定会鄙视凌风,然后吐出两个字:“戏精!”

嗡!

当黄昏的光雨落下,虚空有片刻的灰暗,而后便骤然而亮。

在黎明时刻,夜空被一道道流星般的光雨驱散,强盛的气韵突兀的在这里乍亮,哪怕是凌风双目都禁不住一颤。

他担心的是那只破碗被他玩坏了。

不过,破碗比凌风想象的要更坚固一点,竟然坚持了这一天,并没有再出现裂痕,否则凌风真的要哭了。

他暗自松了一口气,而后便望向了天穹。

咻!

一道光伴随着气韵出现,落在了天穹上空,暗香徐徐,曼妙的身姿动人心魄,第一个自破碗中飞出的是叶魔女。

这在情理之中,在场的人物中,叶魔女是仅次于凌风的人物。

她更显丰满。

她更显耀眼!

即便是在夜空中,她的美依旧是超脱的,令人窒息的。

她虚浮在虚空中,明媚皓齿,双目清冷却又满是温情,她直视着凌风,凌风同样直视着她。

亘古匆匆。

唯情不变。

那画面饱满,充满质感,时间都因那双目中的温情而变得迟缓了。

可惜。

这样的画面因一只鸟的出现而被彻底撕开,支离破碎,只因在那画面的一角有只鸟挥动着羽翼,昂首朝天,发出狂呼声,并且制造出了瀚海般的动荡。

一时间,尘土飞扬,涟漪如山。

叶魔女双目间闪过一抹愠怒,凌风更是发出阴冷的笑意。

有只鸟是真的让人很生气!

然而。

正当凌风要发怒时,虚空再变,一位位人物自破碗中飞出,气浪滔天,轰动了半偏天,即便是厄土这种地方都被捅出了一个窟窿。

凌清、寒如月等人并肩而出,每一位气韵都不同了。

事实上。

不仅仅是她们,叶魔女同样晋级了,由三等天尊直接步入了二等天尊的顶端,比当初的獒龙还要更强一些。

凌清、寒如月这些要偏弱一点,但亦凭着无尽资源及强横的毅力,生生熬炼了过来,同样晋级二等天尊。

不同的是叶魔女是顶端级的人物,而她们才堪堪问尊成功而已。

这等晋级是她们不敢想象的。

同时。

神烈、熬炼亦晋级了。

神烈问尊成功,而今是二等妖尊,熬炼则借助无尽资源,成功晋级一等妖尊。

两百年岁月,无尽资源,就是一只凡鸟只怕都能够晋级,更何况是他们这些天资非凡的人物呢?

鸣天兽、万年老蛟、混沌九变生灵……

秦枫、汤酒、白玉衡……

一位位人物、妖尊皆晋级,像凌风同时期的人物、妖尊差不多都晋级二等天尊了,万年老蛟的天资要偏弱一点,目前只晋级三等天尊顶端,差点晋级二等天尊。

这令它非常憋屈。

秦枫、白玉衡等天荒人物要差一点,虽然没有晋级二等天尊,但也和万年老蛟是一个级别,这可就相当可怕了。

要知道。

天荒的战斗实力非常可怕,同级别的逆神都不是他们的对手,可以说只要天荒晋级一等天尊,那无论是星空还是碧落都是横扫的局面。

与此同时。

逆神其他人物亦在全面飞出,精英级别的人物皆晋级,有些更是迈出了好几个级别。

特别是天道人物,两百年的岁月真的很恐怖,足够令他们晋级道帝了。

最令凌风满意的还是逆神精英中诞生了三位天尊,他们于破碗中问尊成功,令人惊奇的是破碗竟然能够削弱天罚力量,令他们能够轻而易举的成功。

“真想掐死他们啊!”

凌风在心中想道,只怕破碗上的裂痕,这几位人物就是主因。

当然。

叶魔女、凌清等全面问尊更是主因,破碗承受不住那么多的天威才出现裂痕的吧?

片刻后。

逆神众全部飞了出来,哪怕是蝴蝶、隐神都发生了剧变,里面诞生了十多位道帝,几十位君王,这样的手笔简直要逆天。

毫无疑问。

这是人主凌风赐予的一场大造化,令他们全面晋级,整体实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虽然这个时候他们还偏弱一点,不及黄泉碧落,但更不容易小觑。

如果再给他们几百年时间,等到他们全面晋级一等天尊,诞生更多的天尊,届时黄泉碧落都要伏诛。

“太爽了!”

神烈狂呼道:“本尊晋级二等妖尊!”

“我知道!”凌风冷着脸说道。

“凌风,向天再借两百年,本尊要晋级一等妖尊!”神烈咋咋呼呼的说道。

“……”

凌风黑着脸,冷的有点难看。

“干啥这么看着我?”神烈立刻收敛了狂笑,一脸警惕。

“是不是擅闯道空星了?”凌风质问道。

“没有的事情……”

神烈有点心虚,他不听凌风的警告,差点酿成大祸,害的天琦差点闯入,直接影响整个逆神。

“神烈,认真一点回答凌风的问题。”

天琦第一个不爽了,老娘差点被坑了,丫的还想在这里装好人?

“好吧,我错了!”

神烈低头认错。

天琦在场,凌风还真不敢把神烈怎么样。

“破碗裂了。”

凌风叹息着说道:“两百年是个极限,目前不可能再借了。”

“是不是因为他?”天琦瞪眼,要是神烈是主因,只怕在场的人物都想打死他。

“别啊,我已经认错了。”

神烈立刻炸毛,开玩笑这种事情太大了,这个锅可不能背,否则后患无穷。

一个可能造就逆神万古的事情,竟然被他一个给搅黄了?

鬼知道多少人要拎着刀砍他啊。

“他的影响不大!”

凌风摇了摇头:“主因是道空星上的东西被我摘了,它正在灰暗,而我太冒险了,让们一次性过去,这才出现了今天的局面。”

“看看,不是我吧。”

神烈立刻松了一口气,对凌风投了一个感激的眼神。

“有弥补的办法吗?”叶魔女问道。

“如果将那东西烙印上或许可弥补。”

凌风想了想说道:“但那是八字真言中的一字真言,并非是我想放回就能放回的,等后面看看吧。”

“嗯!”

众人额首,并没有太过贪心,这种盗天的事情本就逆天,很容易被反噬。

他们没有苛求。

而且。

凌风借来的两百年真的太重要了,他们全面晋级带来的变化太惊人,要是在其他层对决,他们还真的不及黄泉碧落后五层,但在阴域。

他们何惧之有?

“后五层天尊生物可放心交给我们。”

叶魔女望着天穹说道:“但后五层的至尊可不容易对付,们有什么打算?”

“与星空那面有建立联系了吗?”凌风没有立即回答叶魔女这个问题。

“没有!”

叶魔女皱眉说道:“通道没有打造出来,证明那面的星空还是出了问题,我想天尊正在努力吧。”

“嗯!”

凌风额首,这与他猜测的相同。

“后五层至尊的确是个问题,不过我进步不小,诛掉一位至尊生物应该不是问题,在阴域内我们占便宜,而且我搬来了奈何桥!”

“能对付?”叶魔女问道。

“至少,它们想要诛掉我们并不容易。”凌风目光闪烁的说道:“我刚才说了我得到了八字真言中的另一字真言,如果运用的好,至尊都要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