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接受,就得劝谏。

钱肃乐愤然道:“殿下不救,臣愿去救,无非陪他们二人一起死。”

说完,钱肃乐向朱以海长揖,昂首向门外走出。

“住手!”一出门,钱肃乐就大喝道。

方国安转头一看,是钱肃乐。

于是连多看一眼都懒得看,对着朱以海的侍卫喊道:“本公奉得就是殿下之命,这二人构陷本公,论罪当斩。殿下就在屋内,此地发生之事,皆可耳闻,如果殿下要阻止,早就派人前来传令了,你们难道要违抗殿下的命令吗?”

侍卫们有些懵了,方国安说的话,确实有道理。

外面闹成这样,五十步外正堂中的朱以海,早已听得清清楚楚。

可直到现在,只有钱肃乐出来喊了声“住手”。

侍卫们开始相信方国安的话,他们犹豫了,慢慢散开,任由方国安的士兵将吴争二人拖走。

钱肃乐急了,扑上来大喝道:“方国安,殿下没有下令杀死他们。”

方国安一把甩掉被钱肃乐拽住的袖子,下令道:“将二人拖至府门外,斩!”

冬日里的围巾少女青春活力

钱肃乐心中大恸,仰头悲呼道:“苍天啊,你睁眼看看吧,这世道好人不长命啊!”

张国维实在听不下去了,就算心如死灰,也有死灰复燃。

他默默向朱以海一揖,然后退出门外。

“且慢!”

方国安冷冷地回头,“怎么,尚书大人也要阻止本公?”

张国维道:“殿下说得很清楚,只抓不杀!”

“之前确实如此,但这竖子当众吐本公一脸口水,如此羞辱于我,本公与他不共戴天。就算殿下亲自前来阻拦,本公也不会轻易饶过吴争。”

方国安的话故意说得特别大声,就象生怕堂内的朱以海听不见。

吴争突然仰头说话了,“方国安,口水是我吐的,有本事只管冲我来。张煌言可没吐你口水,小安和厉捕头也没有吐你口水。你不能迁怒他们吧?”

方国安眼睛一眯,狞笑道:“好。张尚书也听见了……那就如你所愿,来人,将他们三人放了,将吴争拖出去斩了。”

小安痛哭出声,“少爷,要死死一块。你不能丢下我……。”

吴争已经被拖着走了,他笑道:“小安子,回去照顾好教老爷和小姐。”

这时,被释放的张煌言慢慢走到方国安面前。

方国安面带讥讽地看着张煌言,“怎么,张编修是想与本公讲道理吗?”

张煌言呵呵道:“道理都是讲给人听的。畜生不配!”

还没等方国安发怒,张煌言突然“霍”地一声,然后就听见一声“呸”。

一口白乎乎,沾乎乎的浓痰生生粘在了方国安的脸上。

张煌言哈哈大笑道:“这下好了,我要吐了你一口了,来,来,送我上路吧。”

这个大变故震惊了很多人。

连拖着吴争的那两士兵都停住了,张着迷瞪的双眼,不知下一步该怎么办?

气氛凝固了很久,方国安终于爆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巨吼。

“啊……!来人,替本公剁了他……!”

钱肃乐睚眦欲裂,他嘶吼着,“方国安,杀了这二人,你必定遗臭万年!”

方国安不屑道:“大明朝到了今日地步,该遗臭万年的,多了去了,还轮不到本公。”

张国维默默地转头,他知道,没有朱以海出面,谁也阻止不了方国安。

可问题是,朱以海不想为了这二人,去与方国安撕破脸。

很多人啊,心态就象驼鸟一般,将头垫进屁股下,仿佛所有灾难都消失了。

明知道方国安通敌,可宁愿装作不信。

张国维在叹气,他发现原本以为铁树开花、枯枝发芽的心,还是冷了、死了、绝望了。

张煌言也被拖走了,并在门口追上了吴争。

吴争苦笑着摇头道:“张大哥啊,你这又是何苦呢?”

张煌言哈哈大笑道:“方才你不是没酝酿出痰来吗?这下你我算是如愿以偿了。解不解气?”

吴争歉然道:“解气倒是解气,可惜连累了大哥。”

张煌言摇摇头道:“这世道,与其多活一年半载,不如死了早投胎干净。你我相识虽然不久,可肝胆相照,这黄泉路上,一起作伴也不寂寞。”

吴争的心里,温暖起来,他突然觉得,就算这世道再不好,可有了象张煌言这样的人,哪怕牺牲也是值得的。

可吴争不想死,更不想让张煌言死,将头拧转,望着府门西侧,心中暗骂,狗日的,怎么还不来,再不来,老子真死翘了。

……。

回到正堂的张国维,看着朱以海道:“殿下可知,今日张煌言、吴争一死,殿下身边就少了一文一武两个忠臣。殿下看着他们去死而不加以援手,试问日后,还有谁敢为殿下效忠?”

朱以海皱着眉头,不耐烦地道:“其中原委,张尚书知道得再清楚不过了。不是孤要二人的命,而是方国安执意为之。”

张国维苦涩地摇摇头道:“可殿下明明可以阻止啊。”

“怎么阻止?”朱以海被逼急了,噌地起身喝道,“让孤为这二人与方国安撕破脸?舍弃浙东唯一的大明根基?张尚书难道不知道,逼反方国安,你我末日近在眼前?”

张国维看着脸色狰狞的朱以海,突然觉得那日在自己家喝酒发牢骚,吴争所说的话,真的很有道理。

不,准确的说,是吴争所说的话背后,那一份真知灼见。

这天下绝非一家一姓之天下,愚忠于一家一姓,这才有了今日之祸。

天下汉人中有才能的人何止千万,哪个不比眼前这个朱以海更适合统率明人反清?

摘下头上官帽,张国维平静地说道,“臣惶恐,向监国乞骸骨,归隐山林,再不问世事。望殿下允准。”

哭喊的钱肃乐踉跄而进,正好看到听到这一幕。

于是也摘下乌纱,双手奉上,“臣也向殿下请辞。”

朱以海怔怔地看着张国维、钱肃乐,突然尖叫起来,“不准,孤不准。当日是你们将孤从台州请来,如今你们却要弃孤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