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围观的众人,都哗然了。

许多女子听到沈荣贵的要求,气得想要冲上去。

“风大将军何其尊贵,怎么能给那个败类下跪?”有人低声道。

“这么多人,风将军如果真的下跪了,那可是一世英名尽毁啊!”

“只是什么碧玉竹心,风将军不必屈尊降贵。”

“沈荣贵真是人得志。”

“”

很多人都知道沈荣贵平时欺男霸女的恶行,见到他如此为难风久暮,心中不平。

只可惜大家也只敢声议论一番,真要他们站出来,可没有人敢。

那可是沈家少爷,不是他们这些升斗民可以得罪的。

“想好了没有?本公子今天要纳第十四房妾,可没时间在这里陪你耽搁。”

沈荣贵不耐烦地道,一手搂着一个身材丰腴的风尘女子。

清纯mm雪纺清凉户外写真

男儿膝下有黄金,风久暮堂堂御龙大将军,铁铮铮的硬汉,怎能忍受这样的奇耻大辱?

如果只是为了一件宝物,那风久暮早就拂袖而去了,但那可是救妹妹性命的药引。

就算是下跪受辱,他也要求得此物。

风久暮脸上露出了决然之色,看着那张令人作呕的嘴脸,他准备下跪求药。

“你这猪头算什么玩意儿?能有资格受我们老大的大舅子一跪?”

一张娃娃脸出现在沈荣贵的面前,一巴掌将他拍到了地上。

清脆的巴掌声,清晰无比地响彻而起,让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

“你!你是谁?你知道我是谁吗?敢打本公子!”

沈荣贵被打蒙了,气得直跳脚,脑还在发晕。

“老子展煜,我管你是哪根葱,看你不顺眼,老子见一次打一次。”

展煜着就踹了他一脚,动作利索。

“风久暮,你还想不想要百年碧玉竹心了?”

沈荣贵大声道,一旁的护卫都被展煜给踹飞了,他心中一阵发虚。

“百年碧玉竹心,那种垃圾算个屁?”

展煜丢了一个檀木盒子给风久暮。

“这里面是千年碧玉竹心,赶紧拿回去。至于酬劳,等我们老大想起要什么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你们。”

风久暮打开檀木盒子,看到一截碧翠的玉竹,上面有着细腻的纹理,似玉非玉,似竹非竹。

这玉竹之上,还有流光辗转,看上去异常神奇。

他激动地抱紧了盒子,妹妹有救了。

“千年碧玉竹心!”

沈荣贵原本还想要跟展煜纠缠,但看到他随手就拿出一个千年碧玉竹心,完就吓傻了。

他那百年碧玉竹心都是沈家花费大代价才得到的,这个白衣少年到底是什么来头?

“多谢展公子,不知你的老大是?”

风久暮得到此物,心中激动无比,跃上马背之后,不忘询问一句。

“我们家老大姓云,以后你自会见到他。”

展煜的话音落下,身影如电,消失在原地。

那速度快得惊人,哪怕是风久暮,都没有信心能赶上。

“神秘的云公子?究竟是何方神圣?”

他也顾不上探究太多,策马飞奔而去,马蹄扬起的灰尘,让沈荣贵一阵灰头土脸。

“混蛋!”

他气急败坏地骂道,等他回到聚宝阁,就看到他们重金买来的碧玉竹心居然碎了一地,他两眼一翻,差点背过气去。

“这垃圾玩意儿留着也无用。”

一旁墙上写着歪七扭八的字,看上去嚣张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