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

杨素秋家里。

杨素秋捧着外套急急忙忙的冲了出去,撞到前方赶来的楚云,身子弱不禁风的,直直后退。

“小心!”

朱格想要扶人,却发现手臂打着石膏。

电光火石之间,楚云一把抄住杨素秋的腰肢,将她往怀里一勾。

“唔……快松开我,你这个流氓!”

杨素秋急忙对着楚云胸口一阵捶击,委屈道:“快点松手呀,我要去救楚云!”

“咳咳,素秋……”

朱格咳嗽一声,后者还是没反应过来,止不住的捶打楚云胸口:“不要抱着我,楚云都没抱过我!”

“你抬头会死?”

楚云皱眉,看到杨素秋没事就放心了,没想到不仅没事,打起人来和小老虎似的,跟陈冰的力量不遑多让。

白皙阳光美少女度假旅拍图片

“啊……”

杨素秋抬头,看到那张英俊而熟悉的脸庞,小脸羞的通红。

还没来得及温存就察觉到腰肢上的手不见了,心想着,怎么不多抱一下呀……

“你没事吧?”

楚云和杨素秋异口同声。

“我……我……有朱格在,我怎么可能有事?”杨素秋将朱格拉到身边:“你下次不要抱我,就算是摔倒了,我也有丈夫扶。”

“他是个没用的东西。”

楚云摇头,眼中充满傲气,鄙夷的瞥了一眼朱格手臂上的石膏。

“那是为了救素秋,否则你以为现在还能看到完好无损的她?”朱格没好气的道:“如果我是孤身一人,凭那个国际杀手还伤不了我。”

“倒是你,看你狼狈的样子,杀手找上门了?”朱格冷笑:“素秋做梦梦到你跳海了,不是真的吧?”

楚云的衣服还有些潮湿,很显然,被这狐狸看穿了,故意挖苦。

“如果我是孤身一人,世界没人能逼我跳海。”楚云想了想回了一句更硬气的话。

“啧啧啧,了不起,牛皮大发了,五张照片了?”朱格笑道。

楚云皱眉,这娘娘腔怎么什么都知道?

朱格得意的笑道:“杀手手里有一张,你杀了他自然就会拥有五张,除了楚老爷子和吴家的那张你随时可以拿到,目前你需要做的是将最后一张拿到手。”

楚云点头,最后一张在韩家老家主手里,听说是赵家的女婿,虽然很难,但对楚云来说并不算什么。

“还疼吗?”

楚云伸手想要触摸杨素秋额头,朱格闪电般的将她拉到身后:“你别碰我老婆!”

“朱格,他只是寻常的关心我……”杨素秋在他身后小声嘀咕,眼睛里冒着小星星,一直在偷瞄着楚云。

“住嘴!”朱格转头瞪了她一眼,这个女人没救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尽给人渣涨气势。

“哦……”杨素秋弱弱的点头。

“你给我过来!”

楚云一把将朱格受伤的手臂拉住,而后用力一拉。

咔擦!

“嘶,禽兽,你是不是想打架?”朱格呼痛道。

“我不碰你老婆,大家都是男人,碰碰你不行吗?”楚云冷眸,大手再度用力。

咔擦!

咔擦!

(本章未完,请翻页)

嘶!”朱格被他擒住手臂,动弹不得,怒道:“再不松开,信不信我跟你拼命!女人动不了,就对男人下手,你是变态吗?”

“实力相当叫做拼命,你的行为属于送死,这一点我和你说过。”楚云幽幽道:“我劝你老实点,米粒之光无法与皓月争辉。”

说着松开朱格手臂,朱格刚要发作就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手臂好了,忙的卸下石膏,动了动,和没受伤之前一样。

“你……”朱格狐疑着脸:“为什么帮我?”

“只是希望素秋有个好的保障,别对自己太有自信,你长的丑,还是男的,我对你没兴趣。”楚云摇头。

“你!!”

丑?

楚云又说他丑!

“我丑这个世界就没有美……美男子!”朱格想说美女,但最后还是改了口,他的身份同样不能曝光,否则家族的人找过来,注定了要离开杨素秋,无法再照顾这个可怜的女人。

“看来不仅长的丑,还是个瞎子。”楚云长叹一声:“眼前就是美男子竟发现不了。”

“杂碎,不仅自大还自恋,我撕了你!”

“你过来试试,我能救你手臂,同样能废了它!”

“不要吵了。”杨素秋拦在两人身边,太闹心了,两个人明明很优秀,很合适对方,为什么见面就要吵架?

“楚云,你能来看我,我很高兴,谢谢你。”杨素秋笑道:“明天学校组织郊游,你也算是我的学生,可不能缺席。”

“他也去?”楚云瞥了一眼朱格。

“我是老师凭什么不去?”朱格怒道:“学校让高三同学放松下,接下来就是准备迎接紧张的高考,这次目的就是让学生舒缓精神压力,倒是你,暴力狂魔,你才不该去!”

“他去我不去。”楚云摇头道。

“你去我还不去呢!”朱格咬牙道。

楚云点头:“那我去。”

“……”朱格火冒三丈:“楚云,你是不是找打?”

“好啦,你们都去,算我求你们可以不?”杨素秋无奈苦笑。

“冷静。”朱格深吸口气,他要控制自己,要是被了解他的人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一定会惊讶的咬到舌头。

传说中的人物此刻竟如泼妇骂街似的,和个**丝骂的有来有回。

……

清平山。

距离海平市中心几十公里,算是海平有数的风景秀丽之地。

楚云愿意来其实也是不放心杨素秋在外面玩,不过既然来了清平山,他就放心很多。

这里和荒山野岭不同,是被开发过的旅游景点,不仅有学生老师过来放松,来往的游客数不胜数。

“这种才是人来的地方。”楚云舒服的躺在草地上,晒着太阳,感受许久未曾感受的舒心,像这般人流量大的地方,遇到危险的程度会大大降低。

“你要还是个人就过去帮忙。”朱格踹了一脚楚云,指了指一边的帐篷:“今夜会在这里野营,素秋带着学生们搭帐篷,作为最年老的同学,你确定不帮忙?”

“不去。”

楚云翻了个身,不想鸟他,开什么玩笑?战神给你搭帐篷?

他这一翻身看到帐篷处有个熟悉的身影,顿时惊的从草地坐了起来。

“朱立?!”

(本章未完,请翻页)

楚云讶然,这货怎么跑这里来了?

急忙走近帐篷,朱立也看到了他,笑道:“别误会,我也是游客,这里是公开的地方,总不能只有你才能来吧?”

“朱先生,你认识楚云啊,他是我的学生。”杨素秋笑道。

“原来只是个学生啊。”朱立冷笑,而后帮着杨素秋打下手,热情的样子一度让楚云怀疑人生。

“冰儿动不了,跑过来骚扰素秋?”楚云皱眉,朱立的身体好了,一定是靠着朱家的手段找了高人治疗,像他这种富家公子,不可能帮普通女孩搭帐篷,明显是图谋不轨。

朱立转头,对着楚云投去坏笑,心想着:“急了吧?大哥说的对,搞杨素秋才是王道,假的就让你跳海了,真的要是被我搞到了,你不得气的自杀?哈哈哈哈……”

他打听到杨素秋的行程,早上五点就在这里等着,熬夜眼圈都黑了,朱戾有过交代,死都不能对楚云玩硬的,攻破楚云的命门,只需要一个女人。

杨素秋!

“我要让杨素秋败倒在我的魅力下,让你亲眼看着她在我身下唱征服!”朱立冷笑不止,他似乎已经看到楚云因为失落而自暴自弃的样子。

“笑的像个傻币……”

楚云摇头,得罪陈冰出头的只有他一个,得罪杨素秋,出头的还有个娘娘腔。

“楚云!”

孙和以及二人组围了过来,那些武术社的人同样笑眯眯的带着敬畏的目光走来。

“前面有淡水河,一起摸鱼吧,中午的伙食咱得自己解决。”孙和笑道。

“不去。”

楚云重新躺下,他有钱,卖拖鞋挣了不少,旅游景点吃的再贵他也买的起。

“下次还卖。”想到陈冰的拖鞋,楚云每每想起都会觉得神奇,太值钱了。

“我也想自己卖吃的,但这趟的经费学校承包,钱在杨老师那,据说给的很少,咱就别让杨老师为难了。”项非羽苦涩着脸,小声道:“楚云,要是我们花自己的钱,传出去对学校名声不好,对杨老师的前途也不好。”

“他不去,我陪你们去。”朱立走了过来,鄙夷的看着楚云:“有些人巴结上了富家女就变了,以为钱是万能的,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才是我们龙国传承的美德。”

“没想到朱先生还有这番见解。”杨素秋温婉一笑。

这个笑容……

哦~~

朱立的心都要化了,心里十万个卧槽,他恨他大哥提杨素秋的名字提晚了。

这妞不比陈冰差,而且有种初恋的邻家小妹的感觉啊!

“极品!你是我的了!”

朱立内心狂喜,而后故做深沉道:“也没什么,其实我的家境也很好,但人的教养和家境无关,品学不论先天还是后天培养,都可以体现的,就像是杨老师你,就算是一贫如洗,依旧是品学兼优,看上一眼,就终身难忘。”

杨素秋微微蹙眉,她觉得朱立有些夸过头了,她不喜欢这般浮夸的男人,太随意了。

“傻币……”

楚云瞥了一眼还在憨笑,自认为很帅的朱立,闭着眼睛就睡,他太了解杨素秋了,朱立的行为和作死没有区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