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雷那玩意靠谱,虽说此时的手雷重了些、糙了点、行军时挂要腰间不太雅观,有些砢碜,但它可靠呀,不象火枪欺负自己人啊。

两斤出头一个的手雷,几乎是后世手榴弹重量的两倍,但士兵却是两侧腰间挂八个,左右各八、九斤的份量。

穿上铁甲的守军士兵们,舍不得丢下腰间手雷,在他们眼中,这玩意就是命,能让他们活到战斗结束的保命符。

他们让同袍把手雷依旧挂在胸腹前铁甲外。

岳小林看到时,因为敌人就在眼前,已经来不及改变,也就听之任之了。

……。

清军是绝对不会去顾及守军往下射击的。

前装枪是不允许小角度向下射击的,原因很简单,怕不够精致的弹丸从枪管里掉出来。

虽然这种情况不多,但却是军校明令禁止的。

清军老油条了,知道只要自己一近城墙,向上攀登时,守军无法射击,所以,他们的胆子很大,几乎是很少仰头看,这也有助于迅速攀爬。

此次敌军攻城,铁甲兵和步兵是参错的,步兵用云梯,铁甲兵用四方梯,铁甲兵整体在前。

当敌人铁甲兵接近城垛的那一刻,好戏上演了。

唯美映画:尺度不是问题

撞。

撞击!

相同质量的铁甲,撞击会发生什么?

岳小林事先几乎不能想象。

城上守军铁甲冒着城下如蝗的箭雨,他们在撞击之前,还做了一件事,那就是摘下胸腹间的手雷,看都不看,只管往城下扔。

这一点是普通士兵做不到的,在城下数以千计的精锐弓箭手的视野中,每个露头的守军,都会被至少四、五枝箭照顾着。

但穿上铁甲,就没这危险了,大大方方地往下扔手雷,岳小林傻眼了。

而在城下手雷炸响成一片时,有几个胆肥的守军铁甲,他们自发地撞击开始了。

相同的石头撞石头会怎样?

自然是反方向弹回,反作用力嘛。

恐怕守军自己也不认为这个看似危险的动作,其实最安不过了。

揪准一个,往前冲两步,“咣”地一声,敌人惨叫着后仰从四方梯上下,而自己,“噔噔噔”往后退上三、四步,稳住了。

有这些胆肥的领头,于是撞击一发不可收拾。

只要敌人铁甲一上墙,就会有人冲上去“咣”地一声。

岳小林在震惊之余,咧得合不拢嘴了。

有人欢喜有人忧啊,

济席哈与蓝拜在目睹数十铁甲,如陨石般从城上坠落时,想死的心都有了。

要知道,八旗之中,每旗的铁甲兵都是有数的,一旗多则三百,少则一百,汉八旗就没有这待遇,甚至骑兵都不着铁甲,这与多尔衮打造铁甲重骑是一个道理,这个时代铁是硬通货,贵啊!

济席哈在惊惶之余,下了一道错误的命令——鸣金收兵。

这道命令,将攻城清军置于了极其危险的境地。

事实上,此时继续进攻,清军还是有机会的。

这种“碰碰车”的战术无法复制和延续,能如此精准的撞击,主要原因是敌铁甲处于登城阶段,无法闪避,只能硬顶。

可铁甲兵后面就是步兵,只要步兵一上来,这种“碰碰车”的方式就终结了。

让一个铁甲兵去撞一个步兵试试,稍作闪避,自己就被惯性扑下城墙去了。

可惜济席哈肉疼了,也难怪,多尔衮留下的两黄旗中,就这么两支铁甲先登营,一支已经尽没,要再失去一支,不用说在沈致远面前长脸不了,怕是得军法从事。

这一猝然鸣金,让攻城清军如潮水般后撤。

后撤,自然是弓箭手跑得最快,他们本就在后阵,最安。

其次是步兵,可铁甲兵已经登墙,此时至少一半处于不上不下的地步,后撤起来显得迟钝。

城下辅助的步兵,被先前数百守军铁甲的手雷炸得死伤惨重,本是要后面步兵递补的,可突然鸣金,一时间,哪还有步兵去递补?

这么一来,敌人铁甲兵等于被遗弃了。

济席哈望远镜中看到这一幕,才警觉到自己的命令是错误的,他随即用一个更错误的命令去挽回前一个错误的命令,济席哈传旗令,令攻城大军原路返回,救出铁甲兵。

这么一来,清军原本最多只需要付出铁甲兵为代价的结局,瞬间改写了。

其实,在济席哈突然鸣金收兵时的岳小林,并没有意识到战机的出现。

他已经满足于顺利退敌。

而在看到敌人铁甲兵被孤立遗弃后,岳小林才渐渐意识到,这是个消灭敌铁甲非常好的战机。

此时敌弓箭手已经回撤,守军只要朝着不能上下的铁甲兵扔手雷就行,就算炸不死他们,炸毁他们的梯子都能让他们摔个终生“瘫痪”。

可就在岳小林要下令对铁甲兵动手时,济席哈下了第二道命令,军回援营救铁甲兵。

这命令有错吗?

没错。

先不说同袍互救天经地义,就说济席哈要真敢扔下这支铁甲,自己逃跑,那估计他甚至活不过今晚,两黄旗的满人们会咬死他。

命令虽然没错,兵也是相同的兵,可此一时彼一时啊。

之前铁甲兵在前,步兵次之,弓箭手在最后,守军的虎蹲炮对步兵、弓箭手威胁不大,所以,容他们顺利靠近城墙,才有了城墙上的战斗。

可此时,清军的铁甲兵还在半墙上向下挪动,谁来替步兵、弓箭手遮挡?

如果说,之前济席哈鸣金只是造成了一定的混乱,局势尚可控,那么这次下令回援,是真得捅了大瘘子。

清军心不甘情不愿地往回跑,救同袍,他们没有意见,可不能朝令夕改啊,这才多少功夫,两道截然不同的命令,要知道,这来回跑是要体力的,把体力用在拼杀时不好吗?

然而他们已经没有了拼杀的机会,才冲至五、六百步距离时,守军的虎蹲炮发威了。

百门虎蹲炮一轮齐射,就直接打蒙了这些只着轻甲的清军。

于是场面就极度不堪了,清军回援部队如同一窝被惊雷轰吓的过街老鼠,四处乱窜,没办法,清军没有受过抗炮击训练,再说,那也抗不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