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最快更新至尊神魔最新章节!

瀚海动荡。

惊起万重涛。

瀚海天穹上铸造出天宫,由奇门禁制点燃,虽然不及当初那座天宫气魄非凡,但并不影响瀚海天威。

毕竟。

真正的天宫早已落在了凌风手里,被其驱使用来对付幽泉,而今修罗层落在了他们手里,不需要天宫镇压,重铸的天宫够用便可。

但。

此时,天宫内凄惨声在炸响,令人头皮发麻,感觉像是被人摘掉了灵魂一般。

“天琦可要暴力多了!”

凌风抿嘴笑道,这个声音他很熟悉,可不正是神烈么?

而在这里能够令神烈这般凄惨的只有一个人。

天琦!

甜美娇娘粉艳可人

凌风“不辞而别”,神烈同样“不辞而别”,叶魔女等人对付凌风的明显不同,冷暴力处理更麻烦,但血肉上则没那么痛,凌风为何要扔下神烈,独自前往厄土?

那是怕被狂殴!

他的形象太受损了。

他可以在叶魔女等几女面前不要脸皮,但在神烈面前必须要,满地打滚的丑样,坚决不可让神烈等人看见。

神烈不知道吗?

他知道。

可他并没有过去,只因他知道家里有个母老虎,一旦到了厄土,谁围观谁还真不一定。

倒是獒龙没有那么多麻烦,乐得清闲。

无论是叶魔女等几女,还是天琦都没有找它的麻烦,真正的主脑人物是凌风、神烈,它只是被迫的。

当然。

獒龙更没有嘚瑟,非常低调的坐镇幽泉山,大门不出,喘息都是低微的,它知道那些人物正在生气,只需要一点火星,它就能被那些女人燃烧成灰烬。

只有低调再低调才能够苟活着。

獒龙成功了,现今所有人都仿佛忽略了它,倒是神烈第一个凄惨,被打的皮开肉绽。

“这个时候要是恶意围观就真的太不厚道了!”

凌风皱了皱眉,满心叹息,这种损害兄弟颜面的事情,他怎么可能做呢?

坚决不可!

凌风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而后。

他便飞上天穹,落在了天宫内,隔着奇门禁制观望着里面正在发生的悲惨故事。

“嗯……我家这位兄弟演戏真是一把好手啊。”

凌风顾自的嘀咕道:“虽然皮开肉绽,但没有伤到筋骨,按理不应该这般凄惨的吧?”

显而易见,神烈故意卖惨,目的就是让天琦心痛。

果然。

天琦皱了皱眉,双目湿润,有点下不了手了,毕竟神烈的模样真的有点凄惨了。

“媳妇大人,我错了!”

神烈哭戚戚的说道:“我不应该受凌风蛊惑,怎么一时脑热就闯进来了呢?”

“我记起来了,当时他刺激我,说我能力有限,实力太弱。”

神烈恨声说道:“家相公是什么样的人物?焉能被他小觑?于是便闯进来要证明给他看看!”

“呵呵,还别说。”

神烈痛的龇牙咧嘴,但依旧笑道:“自家相公在这里可是呼风唤雨、驰骋风云,凌风还敢小觑家相公?要不是家相公英明神武,他早就挂了好嘛?”

“媳妇大人,可知道当初凌风得知家相公救了他,那悔过自新,庆幸让我进来的模样吗?”

“家相公可一点都没给丢脸哦。”

凌风越听就越听不下去了。

神烈这个家伙完是自吹自擂,死不要脸的彪炳自己,同时在尽力诋毁自己的形象。

什么叫悔过自新?

什么叫呼风唤雨、驰骋风云?

感情这三层黄泉是他打下来的?

他怎么忘记了自己差点挂掉?

“哼!”

天琦冷哼,显然这个答案并不能让她满意,神烈擅自行动,的确触动了天琦。

要知道。

如果她们迟来一步,死掉的将不仅仅是凌风,还有他和獒龙。

不过。

如果神烈的进步的确不小,这一点倒是令天琦吃惊不已,同时仅仅三位人物差点干掉三层黄泉,这样的实力及勇气,着实令天琦称赞。

“媳妇大人,可知道我在黄泉的每时每刻都在想着?”

神烈有点急了。

虽然皮开肉绽伤的只是皮外伤,可总是这么下去,他声音都要沙哑了,而且当着黄泉生物的面,惨嚎太损形象了。

可问题是他不惨嚎不等同于太有“志气”了?

天琦怎么想?

他表示不服?

靠着诋毁凌风来彪炳自己,显然太薄弱,神烈只能“另辟蹊径”,打感情牌。

“媳妇大人,我们的选择不多啊,我怎么忍心让过来陪我一起闯荡?”

“我宁可孤身,勇闯黄泉,亦不要受一点伤。”

神烈义正言辞的说道:“我可不像那个凌风,一点都不知道心疼女人,整个一个钢铁直男。”

“……”

凌风在天穹上听得是直皱眉。

丫的被打了,就忍着行吗?为什么次次要诋毁我?

我怎么就钢铁直男了?

怎么就深情温柔了?

要不要碧莲!

大家都是擅自行动,没有通知“家属”,为何就那么与众不同呢?

“媳妇大人,可知道我在生死的那一刻,还喊着的名字?”

神烈说的自己都动情了。

他双目湿润,一把握住天琦正要抽过来的手,痴痴的说道:“瘦了!”

天琦身躯一窒,望着神烈那双痴痴的眼睛,竟然真的下不去手了,多年相思,她差点以为再也见不到神烈了。

她怎么不心疼?

她怎么不相思?

她只是气闷而已。

可当心中的气闷被消除,那压制不住的感情就要喷涌而出了。

“媳妇大人,我可不是凌风。”

神烈再次强调道:“我知道会来,所以我敞开了大门,即便要毒打我,即便虐我千百遍,我亦无怨无悔。”

“我不像凌风只知道躲躲闪闪,我的感情就在这里,我就在这里!”

神烈像个抒情诗人一般,张开胸膛,迎接胜利。

天琦被感动了。

双目禁不住落下了清泪。

可有个人实在看不下去了,丫的为毛什么事情都要拿我举个例子?

而且还是个反例子。

到底还是不是兄弟了?

现在凌风有种直觉的怀疑,神烈这个家伙感情进展很快,怕都是用自己“举例子”吧?

“丫的!”

凌风气的直冒烟,防狼多日,没想到被这只小鹰捉了眼睛。

“想这么结束?”

凌风冷笑了起来,阴森的嘀咕道:“哥那面的冷暴力不知道什么时候要落下风雨呢,想这么快晴天?”

“想得美!”

就在天琦与神烈感情升温的时候,凌风不再隐藏自己,自虚空中飞落了下来,瞬间便惊醒了这对沉浸在感情中的鸟儿。

“神烈,可别真的毒打天琦啊!”

凌风认真的飞来,望着神烈说道:“刚才那惨嚎声着实凄厉了一点。”

“我干嘛要打我家媳妇?”

神烈有点炸毛,凌风这个时候只怕没什么好事,而且他敢肯定凌风不是这个时候才来的,刚才的对话应该一个字不落的听了。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说的家教很严苛,我当时还不信。”

凌风望着神烈及天琦,而后恍然的说道:“现在哥信了。”

“……”

神烈毛炸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他喝道:“凌风可不要诋毁我!”

“我当时不愿意让进来,不是这么说过吗?”凌风眨巴眼睛,一脸天真的说道:“还说……”

忽然。

凌风闭嘴了,闪闪笑道:“好啦,知道们没有发生问题,我就放心了。”

“我那面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就不打扰们了。”

说完。

凌风便飞出了修罗海。

“凌风大爷的,这是诋毁我!”

神烈气的要吐血了,因为刚才还温情脉脉的天琦,忽然又变得冷冽起来了。

“媳妇大人,要相信我,我的人设不是这个样子的。”

“呃啊……”

修罗海上空响起了更凄厉的悲鸣声,而这声音可一点都不虚,那可是货真见识的痛。

“这就是诋毁我的代价!”

凌风背负着双手,乐呵呵的离开了。

不过,令他头疼的是叶魔女这些女人到底要干什么?

仅仅是冷暴力?

他倒是宁愿这些个女人像天琦一样,把他毒打一顿,热暴力往往比冷暴力更能解决感情矛盾。

而且。

他真正担心的是叶魔女这些个女人就不是正常的女人。

冷暴力过后不是感情问题。

而是生死问题!

“凌风二大爷的,本尊和没完!”

在离开修罗海的时候,凌风就听到了神烈凄厉的诅咒,这让凌风相当的爽。

有种大仇得报的感觉。

两日后。

凌风内心的隐忧彻底爆发了,或者说他担心的事情真的发生了。

叶魔女、凌清、清漪等几女彻底疯了,竟然带着东方雨落,直接轰进了第四层黄泉,寒如月、独孤雨月等人竟然陪着她们一起发疯。

就连鸣天兽、万年老蛟等妖尊都被拖下水了。

“胡闹啊这是!”

凌风气的直炸毛,他现在知道了叶魔女、凌清正在用同样的方式来对待自己,让他也体会一下什么是煎熬。

什么是生死两相隔!

“我忽然觉得神烈那种不要脸皮也挺好!”凌风哭丧着脸说道,他当时要是跪地不起,请求叶魔女等几女原谅,或许事情不会弄到这一步啊。